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为救人,我成了背锅侠美文故事散文欣赏

时间:2020-11-25来源:小西湖文学网

 医院急诊科接收了一位有严重肝腹水的老年患者,在上平车时,他突然摔到地上,直指护士推他。10天后,这名患者过世。面对找上门来的死者家属,涉事实习护士李静懵圈了。本文为作者采访所得,为表述方便,以第一人表述。

  一

  我叫李静,1996年出生在四川省南充市周边的农村。高考结束后,我顺利地被四川省一所医学院护理系本科录取。

  大四时,学校会专门把护理专业的学生分配到全省的各个医院进行为期一年的实习。实习明面上是学习,实际上就是医院免费的劳动力,没有任何工资、绩效奖金,生活费自付不说,医生叫你做任何事,你就必须去做。

  2017年7月,我被分配到了广元市一所县医院进行实习。根据各科室缺人的情况,护士长把我分配到急诊科,和我搭档的是王医生。

  说实话,我最害怕的就是被分配到急诊科,不仅作息时间不规律,昼夜颠倒,而且事情多,人又杂,所以我非常抵触去急诊科实习。

  幸运的是,王医生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和朋友。她原来是在儿科当住院医生,在她的帮助下,我快速熟悉了急诊科的一些主要业务,对那些夜间来办理急诊入院的病人也能熟练上手了。

  就在我以为我能顺利渡过实习期时,麻烦找上了我。

  11月的一个深夜,医院接到附近一个街道居民的急救电话,说有位病人的病情十分严重,家属一直在催,希望医院快点派救护车去把他接到医院进行治疗。

  当时是我和王医生的夜班,由于情况危急,医院直接派了另外几个专业技能过硬的住院医生和护士去参与接送,就怕病人半路出啥意外而赖到医院头上。我、王医生和另外一个负责推平车的医护人员,在医院门口等候救护车的到来。

  大约过了40分钟左右,救护车到了医院门口,我和王医生推着平车来到救护车下人的地方。按照流程,病人安置到平车上之后,我们要先用他的身份证挂号录入信息,再根据他的病送进相应的科室。

  参与接送的医生不断叮嘱我们,病人属于肝癌晚期,体内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肝腹水,要尽快安置好,送到老年感染科。他还要求我和住院医师在下人的时候注意病人的肚子,尽量不要对病人的肚子造成不必要的撞击,以免造成二次伤害。

  我和王医生商量,她负责稳住病人的头,另一个负责推车的人负责稳住病人的脚,我在中间慢慢地把病人的身体从救护车挪移到平车,再用带子绑紧他的身体,防止摔下来。

  当我们顺利把病人安置到平车上之后,我就在急诊科前台守着平车,防止摔倒。负责推车的医护人员去手术室帮忙了,王医生拿病人的身份证号去挂号,顺带录入病人的信息。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王医生前脚刚走,病人在下一秒,突然就在平车上开始强行挣扎。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翻了一个身,直接连人带车摔倒在地,嘴里还大声喊:“我好痛,我要死了,快来啊,护士害人咯……”

  我一下就懵了,按理说我刚才绑得很规范啊,不可能会翻倒在地的,除非……他是故意的!

  可他为什么要故意翻身摔倒?这不是自寻死路吗?毫无任何经验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一直看着地上大声嚎叫的他发呆,完全忘记自己当时就应该赶紧把病人扶起来重新安置。

  二

  病人的大声呼喊引起了不远处家属的注意,他们本来在和住院医生说一些什么事情,一听到这边的大动静,直接赶忙就跑了过来。

  其他科室的上夜班的医生和护士听到走廊这边的情况不对,连忙也赶了过来,慌慌张张地帮我一起把倒在地上的病人重新安置到平车上。

  病人家属的情绪突然变得十分激动,他们觉得平车在绑得这么紧的情况下,自家老汉儿竟然还摔下来了。这说明守着病人的我,肯定就是故意的,是故意要害死他们家老汉儿的!

娄底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x 1em; padding: 0px; border: 0px; outline: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color: rgb(102, 102, 102); font-family: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我顿时就被这阵仗吓到了,手脚不停地打哆嗦,眼泪也在眼睛里打圈圈。我的喉咙里全是“我被冤枉了,是这个老人自己摔的,不是我故意推的”的话,但却怎样都发不出声音来,我又气又急,急得直咬自己的舌头。

  本来在等待录入病人信息的王医生也冲了过来,抱着我和家属对吼:“你说哪个故意杀人!你嘴巴放干净点!说不定是你们老汉儿自己想摔的!”

  病人的男家属一听王医生这样说,情绪更激动了,眼睛都瞪红了,死死地指着王医生骂:“你他妈才给老子嘴巴放干净点,你们就是故意!就是在杀人!”

  ldquo;晓得哪个是故意的!你老汉儿刚刚在来的路上就一直在问到没有,到没有,现在又自己摔倒了!小静好歹是护士,她和你无亲无故,为啥子要去杀你的老汉儿!做人别那么横!讲哈理!”

  王医生这么一说,病人家属直接想冲过来动手打人了!那样子恨不得把我和王医生吃了啃了,我吓得直往王医生的背后躲。

  这时,其中的一个女家属直接把自己的鞋子脱下来,要往我和王医生的脸上甩。好在一旁的男医生和护士眼看情况不对,直接跑过去把人死死地拦住,好言好语地劝说着。

  急诊科这边闹得凶,其他楼层的科室也派人过来帮忙,尽量摁住,不要发生肢体的暴力冲突。

  家属那边看到没有办法收拾我,就直接隔空开始骂我了,全是带着诅咒的脏话,连同值班医师也没能幸免。他们一大群人赖在地上,大声哭喊咒骂:“这个无良的医生哟,是存心要害死我们老汉儿哟,这个人不得好死哟,死了要下十八层地狱哟……”

  各种难听的脏话、烂话、当地的俗语,一股脑往我身上套,我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初入社会的我哪里见过这些阵仗,只会躲在王医生背后默默地哭。

  眼看事情越闹越大,闻讯赶来的其他医生和护士看不下去了,直接出来打圆场,调解说:“病人本来情况就不得行了,就应该赶快送去老年感染科进行治疗,现在在这里拖啥子拖?”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家属的情绪就又跟点燃了炸药包一样,更加强烈了。

  他们先是拦住平车,然后把病人从平车上拉下来,当着现场很多人的面,对天发誓:“你们这家没得良心的医院,老子不治了,我不想我老汉儿死在你们手里。在场的各位都是目击证人,我老汉儿没出事还好,如果出事了,第一个找的就是你们医院!”

  然后,他们扶着那位病人慢慢地走出了医院。

  等他们走远了,王医生这才转过身抱着我,一个劲儿地安慰我:“没事没事,别哭别哭……”看到王医生温柔的样子,我突然就想到了妈妈,我真的很委屈,我想回家!

  三

  第二天,我和王医生就被“传召”了。我们被叫去院长办公室,询问了一些关于这件事的细节。走之前,院长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你要学会放宽心,医闹在医院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你不要被影响,继续好好工作,顺利完成你的实习。”

  看着院长和蔼笃定的眼神,我一下就稳了,心里的那块大石头也落了下来。之后,我也一直按照院长说的那样:学会放下这件事情,专注工作,尽量不去想。

  单纯的我一直都忽略了一件事,麻烦只是暂时远走,并没有得到解决。

  十天后的一个清晨,刚上完夜班的我正在宿舍补觉,突然被人拉起来,强行摇醒了。我睁眼一看,是同事小邓那张惊慌失措的脸。

  ldquo;李静,上次闹事的那家人又来了,现在正在大厅找你和王医生,你快去看看嘛!”

  顾不上洗漱,我直接披了一件衣服就急匆匆跑去大厅。来到大厅,仔细一瞧,还真的就是十天前那家闹事的人。

河南的医院治癫痫如何(102, 102, 102); font-family: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不清楚他们究竟想干啥子,也不晓得我这样贸然出去会不会被打,我就先偷偷地躲在值班室的门缝里面,看他们要整啥子幺蛾子。

  他们先是在大厅里面喊了半天,找了半天,发现没人来之后,直接从身上拿出一张横幅,上面写着“无良医生,谋财害命”,然后其中两个家属就高举着横幅,开始在医院大厅闹事。

  他们拿着扩音器,大声哭泣:“大家来评评理嘛,就是这个医院,害死了我的老汉儿。十天前,我老汉儿坐了他们医院的救护车,哪晓得嘛,他们医院有个护士直接把我们老汉儿从平车上推了下去,害得我们老汉儿耽误了治疗,直接被活生生害死了!”

  ldquo;大家评评理嘛,现在医院都不给个说法,不把人交出来,也不说怎样处理事情,我们这些家属被整得没办法了,才来医院讨个说法的!我家老汉儿现在还尸骨未寒,我们一定要为他讨个公道!”

  他们说得句句在情在理,弄得那些不清楚整件事情的路人抹了又抹眼泪花,都在帮他们说话,要求医院给个公道!

  躲在门缝里面偷看的我,真的是气得咬牙切齿,明明就是那个老人自己故意摔倒的,凭啥子家属要把责任赖到我的身上?我明明就是冤枉的,为啥子我现在成了“杀人凶手”,还要背一个“谋财害命”的锅!

  这不是我的错,为什么都要赖我!

  当时正好是周末,医院来往人员特别多,看着医院大厅有家属来闹事,都觉得好奇,想晓得发生了啥子,结果都站在那里看戏,这样一来,大厅直接堵了。

  为了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情,减少对医院的负面影响,医院领导决定进行三方会谈。所有闹事家属被护士长请到了医院会议室,我和王医生也被请了过去。

  四

  会议室里,我和王医生坐在左边,闹事家属坐在右边,院长及科室领导坐在中间。

  或许是上次想要打我没有成功,这次家属里的一个女人一看见我,就伸过来扇我耳光,我侧身巧妙地避开了。她不甘心,又想站起来越过桌子扇我的时候,院长正好进来了。

  她旁边的男人立马就把她拉下去,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你老实点,别给我把事情戳脱了。”她就老老实实地坐着了,眼睛却是厌恶地斜横着我。

  其实,这个时候我的心里是害怕的,恐惧的。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医闹,也没有想过自己会遇到医闹。想到这次事件会抹黑我的实习护士生涯,我就难受得发紧。我该怎么给我父母说,怎么给他们一个交代啊!我回学校后,怎么面对同学!

  在这样极度紧张的氛围中,院长说话了。我满怀希望地看着他,希望他能够给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院长首先给病人家属道了歉,接着就这个事展开了对话。院长觉得,医院没有义务为病人的去世负责,当时的情况谁都不能够非常确定和肯定就是我推他造成的伤害,进而造成了病人死亡。如果继续造谣、抹黑,医院会提起诉讼。

  家属们并不买账,依然一口咬定他们老汉儿的死就是因为我故意推人造成的,所以我就是杀人凶手,王医生当时没有选择帮病人,反而帮我说话,是帮凶!医院必须为这件事情负责!

  听到他们这些无理取闹的话,我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我推开椅子,站起来,指着他们鼻子开骂:“我他妈都说了好多次,你老汉儿是他自己故意的,你们不信,还诬赖我,还来医院败坏我的名声,我只是一个实习护士,我和你老汉儿非亲非故,无怨无仇,我为什么要推他?

  ldquo;你是不是觉得非要逼死我,你才甘心嘛?我说了,不是我推的,不是我推的,那他妈就不是我啊!有本事,我们直接报警,交给公安局!看看这件事情该谁负责!看看我究竟他妈的是不是你们嘴巴里面该下十八层地狱的日龙包护士!”

  我忍了很久,从事发的那晚,我就在忍。想到自己的身份是实习护士,想到我和他们的医患身份,我一再不停地忍让麻痹。我不想给我的实习生涯留下黑历史,也不想给学校抹黑,我只想好好混个实习!

  hellip;…那一刻,我的情绪完全失控,后面的话,我都不记得还说了些什么。我边哭边说,直到我感觉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抬头一看,王医生正满脸泪水地抱着我,她一直在汉中的癫痫病医院?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伸手紧紧地抱住王医生,不顾一切地大声痛哭起来。

  也许是我的突然爆发吓到了所有人,病人的家属也怕再说下去,我会走极端。听说他们只留下一句“你们等着”,就悻悻离开了。

  后来,院长望着我和王医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我晓得这件事情不是你李静的错,但是没有任何证据啊!现在对方咬死了不松口,就说你是杀人凶手,你是故意的,那又有啥子办法?调监控?就只看到你李静站病人旁边,那画面根本就没有办法证明你的清白!真的打官司,那边毕竟死了人,我们也没有胜算的把握。”

  ldquo;再说,他们那些人真惹急了,一不小心就弄个鱼死网破,你俩肯定会被他们报复!现在唯一的办法,除了私了来减少对医院的影响以外,没别的了。如果闹到电视新闻里去,指不定怎么倒败我们医院呢!唉……”

  从院长的话里面,我也听出了医院的不容易。的确,从医院的角度来看,出钱私了是减少医院的负面影响最快的方法。

  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啊!我不是凶手,我为什么要背这个锅?我一定要还我自己一个清白!

  五

  事情发生后,医院各个科室都在议论,知道内情的还好,不知道内情的就瞎传,搞得我们其它实习生都跟着我受连累,说我们这批新来的实习生,一点事都做不好。

  我本来就情绪不稳定,听了这些话,更加郁闷了。院长让护士长放了我一周的假,另一个同事顶了我的班。

  平时因为在急诊科,事情总是特别多特别忙,忙到都没时间吃饭,现在突然一清闲,我就找不到事情做。我躺在宿舍的床上,辗转反侧,胡思乱想,满脑子都是自己这阵子的遭遇和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要怎样做,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呢?

  事情所有的根源都在那位老人身上,只有他心里清楚我到底是不是故意推他。现在他人也死了,我找谁去呢?难道我真的要背上“杀人犯”的锅过一辈子吗?

  不,我不想!要怎么办?想着想着,我一下子钻进了死角。我不敢告诉爸妈,一个人在宿舍苦恼了好几天后,打算出去走走。

  考虑到再怎样,我也要调整好情绪准备回归岗位,毕竟现在还在实习期,做事总得善始善终。

  出门后,我打算去离医院几个街区的“李记牛肉面”,尝哈同事们曾强力推荐过的笋子牛肉面。最近几天,我窝在医院吃食堂吃得都腻歪了。

  在面馆坐定后,当我一边耍手机一边等面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隔壁桌在说八卦。因为离得不远,我索性拉长了耳朵,仔细听他们说的啥子事情。

  听到一点,我发现不对劲,这个事情,咋个和我这阵子经历的医闹一模一样啊?

  同事告诉我,事发后,家属又是扯横幅又是用扩音喇叭叫嚷,很快就传了出去。我也想知道别人都是怎么在说,我就强忍着内心的愤怒,耐着性子慢慢听下去。

  渐渐地,他们谈话的内容开始匪夷所思起来,我连忙悄悄打开手机,借着吃面做掩护,录起音来。

  因为,隔壁桌正在说话的那个人,正好是诬赖我推他的那位老人的邻居!

  你说巧不巧!世界真他妈小!

  原来,那天晚上,是这位邻居先发现老人的情况不对,然后打的120急救广西治癫痫三甲医院电话,喊了我们医院的救护车。邻居还说,那位老人可能是故意的,因为老人之前就问过他,咋个才能弄到一大笔钱。邻居当时还开玩笑给他建议说,让他去诈医院,反正医院钱多。

  结果,邻居第二天就听到老人的儿子告诉他,自家老汉儿被护士从平车上推下来了。邻居当时觉得这事很蹊跷,但是事不关己,也就没敢说。

  邻居还对同伴说:“出了这种事,医院肯定会想办法赔偿的,事情闹这么大这么丑,医院还要开门做生意,不可能继续让这个事情一直闹下去的。也不知道他们家是吃准了医院拿不出有利证据,还是仗着自己这边出了人命,反正一口咬定是护士故意推他。人命关天啊,闹太大了,医院还怎么开啊。那医院还不是只有乖乖赔钱啊!要我说,这个老头儿还真的贼精!”

  我竭力控制住身体的颤抖,继续偷听。

  ldquo;咋个精了嘛?”我听到同伴在问。“这个老头儿,也不容易。你想嘛,他自己都肝癌晚期了,没得救了,家里面又因为给他治病一穷二白,大儿子儿媳妇要养那么一大家子人,还有两个娃娃要读书,哪样不花钱?小的那个儿子又是个不争气的,天天和那群混混一起吃喝嫖赌,手散的很,咋可能有钱嘛!他不这个样子去敲诈医院一笔钱,恐怕他百年归山的葬礼,他的那些儿子都拿不出钱来给他办!要我说啊,他也是可怜!”

  什么?!我真是既愤怒又悲伤。这个老人知道自己的病无药可救,只能等死了,所以才想在死之前给儿子再争取一份赔偿。

  是,他是家里缺钱,就有权利去诬赖别人吗?他自己就要死了,就可以拿命去赌别人的前程吗?他有想过无辜的我吗?我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滴在了碗里。

  邻桌们聊完天,抹了抹嘴就走了。我没有心情再吃面了,也付钱走人。

  六

  回到宿舍,我的情绪也渐渐地稳定下来。现在,我手上有了录音证据,还有了可以指定的人证,如果真要执着地去找回清白,按说也不难。

  然而,当我真的打算拿着录音去找领导时,我又犹豫了——

  我前后推理了一下,老人的家属肯定是不知情的,不然的话,他们不可能宁愿闹到警察局,闹到电视台也要为老人索要说法。再怎样,他们也不会想钱想到拿家人性命开玩笑。

  我再一想到,这位老人觉得自己拖累了家人,拿自己的性命为家人挣赔偿,又觉得他很可怜,想必他走的时候,也不会太安生。

  现在,事情发生了这么多天,哪个科室的人不晓得,医院一直在联系那家人协商赔偿金额,准备私了。

  如果医院同意为了我而打官司,那老人的邻居会肯出来做证吗?他会为了我这个陌生人而得罪身边的老邻居吗?这会不会又引起新的一轮风浪呢?

  一时间,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犹豫了几天,当我听说医院已和老人家属达成了20万的赔偿协议,并私了了此事后,我最终还是没有拿出这份证据。

  毕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实习生没有权利越级去给领导说,让他们该按照你说的那样去做,我还是认得清自己的身份的。

  既然现在事情已解决,医院也没有找我的麻烦,让我赔偿,我也不要再额外生事,再去让各方费精力应对此事了吧,何况医院也不会为了我一个小小实习生而出头。那个老人拼了命也要完成的心愿,死者已矣,就这样让他如愿吧。

  至于人们眼里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管不了了,反正我问心无愧。护理专业的实习生实习毕业以后,需要找医院进行规培,获得证书,再去找工作。我到时找别的医院,走得远一点就好了。

  2018年6月,我的实习期结束。虽然告别这家医院时,我没有不舍,但在内心深处,我仍然感谢它。因为经过医闹事件,经过这一年的打磨,我已不再是那个遇事只会哭泣的小女孩。

  作者 | 朵朵  小学教师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