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肺插管”地摊哥自救!生命中有股力量叫坚强,一个荡气回肠的励百姓

时间:2021-07-03来源:小西湖文学网

  2008年,24岁的孟侃因患肺功能衰竭,被切除了右侧的肺叶,为了维持呼吸,医生不得不在他肺部插一根引流管,连接体外闭合式引流瓶,俗称“体外肺”。从此,他瓶不离身,每个月要换3次插入肺部的软管;由于肺活量小,路走快了,话说多了,都有被憋死的危险!不能洗澡,睡觉不能翻身……而要摘除这个管,就要花18万元做“胸改添补术”,这对于每个月800元后续治疗费都凑不齐,而且还欠了十几万元医药费的孟家来说,真是个沉重的负担!

  然而,在拖着“体外肺”的3年里,孟侃不仅偿还了债务,而且筹集到一部分手术费用。那么,他是如何笑傲厄运,打造这生命奇迹的呢?

  一家3口相继病倒日子咋就这么难

  孟侃1982年出生在安徽省寿县瓦埠镇上奠村,他还有一个姐姐。1998年,他从寿县第一职高毕业后,就和同学王小琳恋爱了,两人来到上海打工。

  可在1999年5月,孟侃被同学骗到海南做传销。为了要回被骗的钱,他和其他受骗者铤而走险绑架了传销组织头目。事后,他因绑架罪被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好在王小琳许诺要等他,在女友的鼓励下,2006年12月,孟侃因立功减刑提前释放。

  出狱那天,看着来接自己的王小琳,孟侃紧紧抱着对方,发誓这辈子要好好对她。后来,孟侃在上海一家酒店打工,月薪1200元。半年后,他和几个朋友合伙开酒店策划公司,凭借勤奋和聪明,他的月收入很快达到5000元左右,孟侃非常开心,因为这样不久以后他就能将王小琳娶回家了。

  2008年2月,父亲突发脑梗塞,全身瘫痪,孟侃只得辞职回家照顾父亲。

  经过两个月的治疗,父亲病情渐趋稳定,可腿还不能动。2008年6月初,孟侃出现咳嗽、低烧等症状,他以为感冒了,吃了几粒药。可10天后,他突发高烧,接着大口大口吐血。家人吓坏了,赶紧把他送到寿县人民医院。经医生检查发现是结核性胸膜炎,右肺坏死!

  令人揪心的是,随后在合肥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发现孟侃不仅右肺坏死,左肺的功能也不健全,必须立即做肺切除手术!父母佝偻着身体直抹泪!王小琳也是泪流满面。

  看着母亲推着父亲四处求人借钱,孟侃心酸极了。他想放弃治疗,可母亲哭着说:“儿子呀,你不活了我们可怎么办呀?”

  2008年6月20日,转入合肥胸科医院的孟侃进行了手术。医生切除了孟侃坏死的右肺,由于左肺功能不全,还实施了胸腔开闭式引流术:在肋骨上缘切2cm左右口子,用一根软管经胸壁肋骨间切口处插入胸腔内6。5——6。8cm。并将缝线与引流胶管固定,外覆以无菌纱布、胶布固定。

  手术结束后,医生叮嘱孟侃家人:“孟侃以后都要靠这根管子帮助呼吸!记得引流瓶要保持置于膝关节以下,以调整胸腔内压力;走路不要快了,话说不要多了,否则会导致胸内氧气不足,危及生命。”

  “这根软管难道不能摘除了吗?”王小琳焦急地询问医生,昆明治癫痫病医院医生却告诉他们说:“摘除的话要进行‘胸改添补术’,就是把右前后胸的肋骨全部锯掉,再把胸脯肌肉向内挤满。不过我医院不能进行这个手术,要到上海、北京等大医院,手术费起码要18万元!”

  那一刻,大家呆住了,家里已经借了近10万元债。这都不知道哪辈子能还清啊!王小琳的父母得知后,坚决反对女儿再和他来往。手术后第三天,王小琳含泪和孟侃分手了!

  女友的离开令一直坚强的孟侃再也忍受不住,失声恸哭!

  2008年8月中旬,孟侃情况稍好一点后,就要求出院。他知道父亲为了给他治病,要卖了家里的那个破房子,他不能眼睁睁看着父母因自己流离失所啊!

  为了便于复查,孟侃出院后留在了合肥。这时,表姐汪名霞向他伸出援手。汪名霞住在合肥南七城中村一个20多平米的民房里,表姐面部有残疾,靠给人送煤球过生活,表姐夫在工地做工,还要供养两个上大学的孩子,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孟侃一个月要换两次插管,一次就得五六百元。而塑料桶里的生理盐水和胸口的纱布每天至少要换两次,材料费就是10多元。此外,他还要吃消炎药,控制病情。这样算下来,一个月起码得1500元左右,可他手上没钱啊!

  一晃10天过去了,孟侃还没有筹到换管子的钱。如果再不换的话,软管长时间和外界空气接触,就会引发感染,如果再引发并发症,对他这样一个肺功能不全的人来说,将是致命的危险。

  难道就这样等死?孟侃不甘心。为了挣钱,他开始四处找工作。可没文凭,又不能剧烈运动,还拖着个瓶子,招聘单位见了他都直摆手,嫌恶地让他快走。

  最后表姐硬是塞给他600元,让他去换管子。可换完管子走出医院,孟侃又开始发愁:下一次的医药费在哪里呢?

  就在孟侃苦恼时,他看到人来人往的街边有许多小商贩,生意非常好。他眼前一亮:摆地摊不受身体限制,成本也低,我为何不试试呢?

  得知孟侃要摆地摊,表姐连忙阻止:“做生意要能说会道,你又不能多说话,我看还是别折腾了。”可孟侃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不想再拖累表姐!

  见无法劝服表弟,汪名霞只借他50元钱,目的是想让他断了这个念头。

  摆地摊自救“插管哥”要自强

  没想到,孟侃是个说干就干的人。2008年9月底的一天,他揣着50元钱,来到合肥城隍庙批发大市场。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他不知道50元的本金能做些什么。最后,在一家学生用品批发部老板的建议下,他批了些卡片、女生用的小饰品等,一共花了45元,剩下的5元他留下坐公交车。

  可由于身体受限制,他不能走快,只能拎着货物慢慢挪步。到了包河区第六十一中学前时,已经下午4点多了。眼看着就要放学了,孟侃赶紧将商品分门别类摆放在一块白塑料布上。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的异样,他右手还刻意拎个大塑料袋,把导流瓶挡起来。

  很快放学了,孩子们从校门轻微癫痫如何治疗呢口拥出,不一会儿好几个学生围到他摊前,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询问价格,孟侃一边忙着找钱,一边回答孩子们的问题。由于话说得太多,他渐渐感觉气息不足,只得大口喘气,用手比划着。这时,引流瓶里的液体通过气孔翻了上来,瓶内沉淀的体内蛋白质液体四溅,散发出一股腥味。这时,一个家长发现了异样,失声尖叫:“天哪,你这个是什么呀?真是恶心!”她捂着嘴,拉着自己的孩子就走,别的学生见状也吓得赶紧跑开了。

  孟侃懊恼不已,好在销售高峰已过,他只有收摊。这天从4点摆到7点半,他数了数赚了30多元。这天晚上,孟侃非常兴奋,他终于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了,孟侃感觉生活又有了盼头。

  第二天,他把摆摊地点选择在六十九中附近。为了避免昨天疲于应付的局面,他把每个商品都明码标价,放在摊上一目了然。这样效果很好,即使有人还价,孟侃也只摇头。由于东西新颖,价格低廉,买的学生依然很多。

  这天,由于低头忙碌,不小心,插入肺部的软管,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到胸口。很快,他出现了胸闷、呼吸困难的症状。怎么办?这里离医院很远,跑去已经来不及了,难道自己就这么活活憋死吗?孟侃心一横,他撕开了贴在胸口的纱布,咬咬牙,用左手握住软管,试探着往肺里插,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快要倒下去时,引流瓶冒起了泡!他终于可以长长呼口气了……

  这次意外让孟侃突然想到能否自己换插管呢?孟侃专门就此事去医院咨询医生,刚开始医生睁大眼睛表示不敢相信!要知道在没有急救措施的情况下换插管是非常危险的。换管的时间不能超过5分钟,否则随时会出意外;如果插入深度有误,会伤害体内器官;软管直接要从胸口的切口出入,每次都要跟皮肉接触,操作不慎,就会皮开肉绽,疼痛难忍……可医生说的这些都没有吓倒孟侃,他知道如果每个月1500元费用,这样下去,迟早是死路一条。在他的一再恳求下,医生无奈只有让护士教他如何操作。

  第一次在家换插管时,为了防止意外,他让表姐站在他身旁做助手,负责新老管子连接塑料瓶的一端。而孟侃则用镜子照着胸部,以便准确地插入要插的位置。“一,二,三!”随着孟侃的一声令下,他摒住呼吸,咬紧牙关,俩人同时出手,拔掉旧管子。可能太紧张了,在拔的时候伤到了胸口的创伤部位,血很快流了下来,孟侃疼得直咧嘴,全身冷汗直冒。可他顾不得这么多了,屏住气,开始插新管。由于紧张,他戳得太深,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表姐在一旁哭着说:“侃子,咱们还是去医院吧!”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孟侃脸早已憋得通红,手也开始发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着孟侃就剩最后一口气时,终于插好了,孟侃终于恢复了呼吸。而此时,胸前的伤口由于孟侃用力来回扯,伤口早已血肉模糊!擦洗、敷上纱布后,孟侃才长舒口气。

  有了第一次,孟侃就再也不用花钱去医院换管子了。然而引流瓶每天要换两次生理盐水,一瓶生理盐水要2。5元,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呀。在弄清楚引流瓶里生理盐水的作用后,孟侃决定换成自来水。得知他的决定,医生警告他:“那你北京治癫痫好的医院千万不能让引流瓶液体倒流,否则自来水流进腹腔感染,就是神医在世也回天无力了啊!”

  为了节约钱,孟侃别无他法!

  2009年6月,包河区进行学校周边摆摊整顿,这时也快到学校放暑假的时候了。孟侃的生活再次陷入了困境。

  只为“翻身”把歌唱好梦到天亮

  经过实践证明,摆摊是孟侃自力更生的唯一出路!可不卖学生用品卖什么呢?2009年6月的一天,他又来到城隍庙转悠,此时合肥的天气渐渐热起来,很多店铺已进入淡季,但凉鞋批发点生意很好。

  孟侃受到启发,决定卖女式凉鞋。他挑好了摆摊点后,批了几十双凉鞋。可凉鞋要比饰品重多了,舍不得钱请挑夫,孟侃只有咬牙自己弄回去。他右手拎着引流瓶,左肩上扛着鞋子,走10分钟,就停下来喘息几分钟。很快,淌下来的汗水浸染了胸前插管的伤口,孟侃只觉得一阵阵锥心般疼痛。到车站,平常人只需10分钟,他竟然用了近半个小时!

  下午6点,他把地摊摆到事先选定的望江路一个繁华的岔路口,并为自己的引流瓶做了一个很漂亮的“外套”,把鞋子每双按赚7元利润明码标价。他想:这里人来人往,生意肯定不错。可事实是看的人多,买的人少。熬到晚上10点左右,才卖出一双鞋子!这可怎么办呀?

  这天,孟侃身心俱疲,一脸沮丧回到表姐家,表姐看了他进的货后,从不打扮的表姐都直摇头,她说:“现在的女孩子买凉鞋,要的是时尚,你的样式扎实耐用,却都很老土,当然卖不出去呀!”表姐的话令孟侃恍然大悟。

  第二天早上,他赶紧到街上书摊翻看一些时尚的杂志,这时,他才搞懂鱼嘴、波西米亚等样式。好在还有时间,由于事先和老板说好了,可以调换,于是他赶紧拿去批发店调换,接着又扛着一批花花绿绿的凉鞋赶到摆摊点。

  这天晚上收摊时,他发现赚了近80多元!孟侃很兴奋。

  可没几天,问题又出现了,由于他胸口被汗水浸染后护理不当,发炎溃烂,还引起了低烧。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医生警告他必须住院,可一想到摊点刚有点人气,他哪里舍得放下啊。于是孟侃白天去医院打针治疗,晚上接着摆摊。

  一个月后,病情终于好了,此时进入合肥最炎热的夏季。孟侃每天身上出一身臭汗。由于胸口不能见水,他连澡都不能洗,只能用湿毛巾擦拭。有时累了,擦得就没那么仔细,很快他身上就散发一股酸臭味。

  一天,一个顾客发现味道是从孟侃身上发出的,她赶紧扔掉鞋子,捂着鼻子走开。隔壁的摊主早就对孟侃低廉价格不满,他趁机说:“你们还买他的东西,你们看他从身体接出来一根管子,像个怪物一样,说不定还有什么传染病呢。”顿时所有人都对孟侃避之不及,他只能含泪换了一个地方。

  这以后,不管多累,他都会用毛巾沾水一遍又一遍地擦拭身体,出摊前,身上还撒点花露水,这样顾客再也闻不到怪味了。

  为了让自己的鞋子紧跟时尚,孟侃看了很多时尚刊物,在美女买鞋的时候癫痫针灸治疗,他总能给出中肯的意见。在孟侃的努力下,他的生意越来越好。到了2009年9月,他赚了1万多元钱。还掉一部分债务后,孟侃还花了3000多元,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这样一来,摆摊、进货就方便多了。

  到了秋天,孟侃改卖单鞋。换季生意特别好,一天,孟侃拉了满满一车的货,经过南七的一个小区时,和迎面驶来的一辆车差点撞上,孟侃避让时一下子连人带车撞到路边的花坛上。他外挂的引流瓶里的水泼了出来,引流瓶和身体平行了,在大气压力的作用下,软管内仅存的水瞬间倒流!

  情况危急,趴在地上的孟侃第一时间用手紧紧掐住了软管,阻止了水倒流进肺,可他的呼吸也被“捂”住了!孟侃憋得全身抽搐,他想叫救命,可却没有气力张口……就在这危机时刻,孟侃的邻居从这里路过,见此情景后,他赶紧叫人,一起把孟侃扶起来的同时,并让人快拿水来,迅速给引流瓶里补充水。

  过了大半天,孟侃才恢复过来。可他顾不得身体多处还流着血,赶紧把鞋子都捡起来,继续驾车前行,因为马上是下班高峰,也是他生意最好的时候!邻居看着他的背影直摇头,喃喃地说,竟然有这样赚钱不要命的!

  就这样,孟侃克服重重困难,通过摆地摊卖鞋子,到2010年7月,孟侃还了近5万元的债。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惊喜的数字啊!

  不能翻身,不能挣脱插管,孟侃从来没睡过安稳觉,而他白天摆摊又累,孟侃又病倒了。医生警告孟侃如果再不注意,到时候做“胸改添补术”就难了。孟侃不能再耽搁了,他要抓紧时间赚钱。

  2011年2月,孟侃在进货时,又发现了商机。他发现合肥有些地摊摊主有的是白天做工,晚上出来摆摊,这样他们就不能及时更新货源。而孟侃自从有了电动三轮车后,进货方便多了,于是他想起自己可以给那些没时间进货的摊主做配送。后来,在批发点老板的介绍下,孟侃接到了给合肥几个不同区地摊摊主送货的活儿,这样一来,他因为拿货数量大,价格更低,又可以赚一笔钱。

  到了2011年4月,他已经将家里所欠的债全部还清了。那一天,他自豪地告诉父母说:“我很快就可以赚到手术的钱了!”

  2011年7月12日下午,孟侃刚在望江路上刚摆摊半小时,就被包河区城市管理局市容执法大队副大队长钱瑞等发现,他们本来要对他乱摆乱放进行处罚,可当钱瑞看到孟侃的身体情况后,被这个坚强的男孩深深震撼了,他号召队员们捐款帮帮孟侃。后来,城管大队为他捐了5000多元钱,而且大家还积极想办法,为孟侃找到一个低价的门面,一时间孟侃百感交集。

  到2011年8月,孟侃已经存了3万多元,虽然离手术的钱还差一大截,可是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拿掉引流瓶的那一天就不会远了!

  如今,孟侃自己换管的熟练程度远超过了医院的护士,连孟侃的主治大夫都说,插管人想正常生活都很难,没想到孟侃竟能3年挣下十几万元!看着这个坚强的汉子,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一定能打破命运的魔障,创造出生命的奇迹!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