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情迷“蝗神爷”玄幻

时间:2021-07-09来源:小西湖文学网

  康熙年间,关东腹地有一个叫张庄的大村落,这一天,平静的利子里爆出了一个惊天大丑闻:寡妇张氏的女儿青梅大了肚子!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十里八村。青梅貌美如花,行为举止温柔守礼,那孩子会是准的野种?

  刚强的张氏倒下了。她20岁守寡,含辛茹苦带大了青梅,最近乡里名流正在联名向朝廷申请替她立贞节牌坊,这可是她多年来的最大心愿,在这节骨眼上女儿出了这等丑事,十足是在张氏争强好胜的脸上狠狠抽了一个大耳光!

  张氏咽不下这口气,立誓要找出那奸夫泄恨,可无论她怎么逼问责骂,青梅就是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张氏气极,这天熬了一碗打胎药捏着青梅的鼻子硬灌,青梅死活不肯喝,药汁溅了两个人满身。看娘的心肠如此刚硬,青梅才哭泣着说:“娘!孩子不能打掉啊!这孩子是……是蝗神爷的!”

  蝗神庙是附近方圆几十里唯一的庙宇,这张庄一带的黑土地肥沃得攥一把吱吱冒油,可要是赶上蝗灾年头就会颗粒无收,因此人们对于蝗神的供奉从来不敢怠慢。

  那蝗神爷的塑像儒雅俊美,乡里女孩们暗中都把未来的如意郎君跟他连了相,可现在青梅居然说孩子是神仙的,这不是太荒唐了吗?

  看着母亲冷峻的目光,青梅含泪说了一件事。

  那还是几个月前,青梅去山上挖野菜,路上碰到蝗神庙里的小和尚方明,他正在跟乡绅刘良臣采集草药。青梅心里暗喜,庙里没人,正好去拜拜蝗神爷。

  青梅跪在神像前祝祷了很久,希望也能找个跟神仙一样俊朗仁厚的相公,这时一阵困倦袭来,她趴在蝗神爷的膝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梦中和蝗神爷成了亲,还人了洞房,醒来时还真的觉得身体有点异样,可出于少女的羞怯,青梅只能把这件离奇的事埋在心底。想不到竟然由此珠胎暗结,大了肚子。

  张氏用尽了手段,终于从女儿嘴里知道了“奸夫”是谁。消息风一样传开,村人们疑信参半,有的急忙去庙里烧香叩拜,有的怪神仙不自尊重,也有不信邪的悄悄跟张氏说:“这事透着邪门,是不是那方明小和尚冒了坏水,害了青梅,又把黑锅让蝗神爷爷替他背着?”

  别说,张氏也想到了这一点,她忽然记起来,有几次带着青梅黑龙江癫痫病治疗医院去蝗神庙烧香,那方明和尚看青梅的目光的确有点异样。

  张氏找到大乡绅刘良臣,托付他为女儿查证这件事,可就在这个紧要关头,那蝗神庙里却进了贼人打劫,方明大概是受了惊吓,疯了,哑了!成天疯疯癫癫,见了人就用手指着喉咙,张大了嘴却喑哑得只听见“嘶嘶”的声音,还拿树叶子一把一把往嘴里塞。人们猜测着,难道是因为做了亏心事,遭了报应?

  更让张氏揪心的是,这一天几个乡绅来到她家,连连摇头咂嘴:“可惜啊,本来立牌坊的事都已经准奏了,因为你教女不严……唉!”

  张氏全身的骨头仿佛被抽了出去,立刻就软成了一摊泥,青梅扑过去跪在刘良臣脚边泪如雨下:“叔叔,伤风败俗的足我,跟我母亲无关啊!”刘良臣看着他们母女,为难地摇了摇头。

  张氏躺在床上哭着骂着,一直折腾到暮色朦胧,青梅静悄悄奔向了后山的蝗神庙。这一去直到月上柳梢的时候才回来,她的脚步轻飘飘的,眼睛直勾勾的,整个人像没了魂似的。

  午夜时分,村子里蓦然人声鼎沸,张氏母女爬起来一看,只见半山腰火光冲天,居然是蝗神庙起了大火,众人几次要进去救火,都因为火势太大冲不进去,那方明也不见踪影,想来一个疯哑的人,哪里逃命去,一定是烧死在里面了。

  青梅在房里直哭了一夜,第二天天色大亮,还没听见张氏房里的响动,她推开母亲的房门,见那张氏高高地悬挂在房梁上,已经死了。

  青梅抱着母亲大声嚎啕,哭着哭着觉得肚子一阵绞痛,她艰难地趴在地上磕了几个头,边磕边说:“娘啊,您魂灵千万别走远,等等不孝的女儿。”就爬起来踉踉跄跄跑出了屋子。

  中午时分,进山打柴的村民发现,青梅也死了。她吊在了蝗神庙后一棵老榆树上,眼睛睁得大大的,体形已经恢复了从前的瘦削。蝗神庙成了青山翠谷间一片白地,微风拂过,瓦砾堆还在冒着袅袅的白烟。

  村民们惊叹着惋惜着,才要抬走青梅,却听见从老榆树里传出呱呱的婴儿啼声,人们拥过去一看,那树洞里躺着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这一定就是蝗神爷和青梅的儿子了。

  几个老成持重的乡绅商量,这孩子来历不明,只怕是个妖孽,弄死得了;可同观的村民却纷纷反对,尤其是刘良臣的夫人态度最为激烈。她是出名的慈悲心肠,看着孩子几次红四川癫痫医院,治疗癫痫看这里了眼圈:“蝗神爷一直灵验,现在咱们烧了他的屋子毁了他的家,再要弄死他的孩子,只怕要大祸临头了!”众人不由得点头称是,刘夫人又说:“孩子我就收养了,她们娘俩的丧事,大家都出一把力气操办了吧!”

  人们交口称赞刘夫人贤明,青梅母女下葬后,孩子就正式进了刘家宗祠,起名小蝗。

  小蝗渐渐长大,刘良臣夫妻对他视如己出。这刘良臣精通药理,又略通武艺,就亲自教小蝗习文练武,孩子顺利地成长。

  过了几年,朝廷为了安抚汉人,委派一批当地贤士管理地方事务,众人联名保举了威望最高的刘良臣为地方官。刘良臣通晓官场之道,很快就得到提拔,从此他就带着妻儿离开了家乡,一直辗转在外做官。

  小蝗16岁的时候,有外侮入侵东北边防,朝廷紧急征兵,小蝗报名参了军,远戍瑷珲。他果敢神武,投军不久就立了几次战功,升职为把总。

  赶上数九寒冬,帐外风雪坚冰,寒冷彻骨,小蝗夜里巡逻时不慎摔了一跤,腿不能动了!

  随军的乔郎中立刻赶到为小蝗检查伤势,这乔郎中医术高明,跟统领牙古都是莫逆之交,只是一张脸上瘢痕遍布,很是丑陋,声音也嘶哑难听。

  乔郎中看了伤势没说话,小蝗担心地问:“先生,我这腿伤不碍事吧?”乔郎中听他开口就是一愣:“没事,将养个把月就可以了。刘把总,你老家在哪儿?”小蝗告诉了他,乔郎中点点头,一边细心地为小蝗诊治,一边和小蝗闲谈些家乡掌故,不久小蝗的伤就彻底好了。

  没多久,小蝗奇特的身世突然在军中流传开来,很多汉人将士都跑来找他看稀奇,还跟他结交。这事很快传到了统领牙古都的耳朵里,他弄清是怎么回事以后,惊得面色如土,连夜写了一份奏折,派特使快马加鞭赶赴京城,禀告了康熙皇帝。

  皇上龙颜震怒,立刻下令捉拿小蝗全家,这时刘良臣已经做到了吉林双城府通判。全家人稀里糊涂被下到了大牢,关在了一起,不知为何却一直没过审。

  这天傍晚,牢门吱呀一响,一个满脸疤痕的青农人拎着食盒走了进来,正是乔郎中。小蝗急忙扑到牢门边叫着:“先生救我!”

  乔郎中把酒菜递到牢房里面,微微一笑,哑声说:“别急,我千辛万苦走通了牙古都的门路才能进来,就是来为你们想办法的。你西藏癫痫医院哪家专业们父子知道犯的是什么罪吗?”

  一家人拼命摇头,乔郎,中叹了一口气,温言问道:“小蝗,你真是蝗神之子,你一定要如实告诉我,否则有灭门之祸!”小蝗回头看了看父亲,刘良臣犹豫再三,支支吾吾地说:“是,小蝗是蝗神的儿子。”

  乔郎中满脸的惋惜:“那完了,我得到准确
消息,你们一家明日就要满门抄斩了!”刘夫人放声大哭,一家人乱成一团,乔郎中等他们安静一些了,才缓缓揭开一个天大的隐情!

  原来,蝗神爷的原型是明襄王朱祁�v,这是个热爱黎民的好王爷。那年他治下的郡县闹起了蝗灾,襄王日夜祈求上苍开恩,蝗灾却越来越严重,他一怒之下,居然跑到田地里捉住蝗虫大口吞嚼,一口气吞掉了几百只,当晚就毒发身亡。死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青色的,蝗虫的尸体在他身上堆积如山,他治下的田园却大半得以保存。

  百姓感戴襄王恩义,才到处建庙宇塑金身,立他为蝗神。

  康熙听到小蝗居然自诩是前明朱姓皇帝后人,还在军中宣扬身世,尽管这件事离奇得让人难以置信,不过由此招引得很多思念前明的汉人靠拢他,实在是犯了清廷大忌。

  刘良臣面如死灰,他看着哀哀哭泣的…家人,猛地站起来,摇晃着木栅高喊着:“冤枉啊!我儿子不是襄王后人,他是我的亲骨肉啊!”乔郎中紧紧盯着他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如果你能证明小蝗不是囊王的儿子,我可以为你们去伸冤!”说着从怀里掏出绢帛笔墨,提笔等着刘良臣开口。

  刘良臣缓缓坐倒,说出了二十年前的一段隐情。

  原来,当年的青梅花容月貌,让刘良臣垂涎三尺,可自己辈分上是她族叔,又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乡绅君子,一时不好下手,刘良臣心焦如焚。那天他本来是跟方明去采药的,看着青梅进了蝗神庙,立刻找个托辞跟方明分手,窥视青梅趴在蝗神爷膝盖上睡着了,悄然焚了随身携带的迷香,侮辱了青梅。

  可怜青梅一颗芳心早系在了蝗神爷身上,蒙�中真把他当成了蝗神临幸。

  等到青梅母女双双自缢身亡,刘良臣指使夫人出面收养小蝗为螟蛉义子,官运亨通后再也不曾回过家乡,满以为这事神鬼不知,哪里想得到二十年后引发了这桩公案!

  乔郎中拿起写满r字的白绢,给刘良臣过目了一遍,然后让兰州哪里治癫痫病他签字按了手印。

  乔郎中仔细地把白绢折叠好,收到怀里,忽然朗声大笑:“刘良臣,你这案子太过奇特,官府根本不会开庭审理。明天午时,法场之上小僧会来给你们送行的!”

  刘良臣扑通跌倒,指着乔郎中,那神色跟见了鬼似的:“你……你是方明和尚!你、你没死……”

  乔郎中——不,应该是方明和尚朗声说道:“是的。我就是当年死里逃生的方明!蝗神二十年的冤屈,也该昭雪了!想当初我本就疑心是你,你为了灭口深夜扮贼伤我,我无奈之下装疯作哑,本以为你会看在多年交情网开一面,容我苟且偷生,可你居然纵火烧庙!”

  刘良臣冷汗淋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方明冷笑一声:“你还记得青梅临死前的那一晚吗?”

  那晚,青梅踉踉跄跄来到蝗神庙,方明虽身在空门,可对青梅早就动了爱慕之情,他悄悄躲在暗处,看青梅拿着一个玉锁片跪在蝗神爷的脚下哭诉委屈。方明实在忍不住走出去询问,青梅绝望之下跟方明诉说,说这个锁片是洞房时蝗神遗落的,她悄悄留了起来作为纪念。方明这一惊非同小可,他经常跟刘良臣一起研究药理,他记得他身上就有过这样一个锁片!

  方明愤怒之下对青梅道破真相,青梅绝望地跑了,没想到她的行踪早就在刘良臣监控之下。刘良臣偷听到两人对话,再次动了杀机,于是一把火烧掉了蝗神庙。

  方明奋力逃走,却被严重烧伤,他担心心狠手辣的刘良臣继续加害,就远走他乡还俗做了游方郎中,心里却无时不在挂念当年的这桩公案。清军开战把他掳进军中效力,在为小蝗治伤时他意外得知这就是青梅的私生子,这才下了狠心到处散布传言,要报这二十年的冤仇。

  真相大白,方明站起身来:“青梅母女的两条性命,蝗神爷的清白,我的一张脸,都毁于你这狗贼的片刻淫欲!我要拿上你的供状,去还蝗神爷一个公道,青梅母女地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刘良臣的冷汗涔涔冒了出来,他爬起来扑到牢房边呼喊着:“来人啊,我是冤枉的!人证在此!有人陷害于我!”

  方明一拱手,意味深长地说:“你喊破了喉咙也没用,以皇上的英明神武,难道他真的会相信小蝗是蝗神后人?要怪就怪你弄巧成拙,聪明反被聪明误,偏偏选巾了朱王爷来替你背这口大黑锅!”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