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指点迷津纪实

时间:2021-07-09来源:小西湖文学网

五岳寨之旅

唐茵快要气疯了。昨天男友朱长风才告诉她,他已经考取了美国一所大学的研究生,一个月后即将奔赴美国加州。至此,他正式向唐茵提出分手。而后,他关了手机,搬了家,从唐茵眼里消失了。

在酒吧喝得酩酊大醉,唐茵的手机响起来。她看都不看,直接按了关机。她知道,她失去朱长风了。相处一年多,她一直都担心他会离开她,想不到,这一天还是来了。因为烂醉如泥,唐茵被服务生抬进客房,一连昏睡了两天两夜。酒醒之后,唐茵呆愣愣地坐了几个小时。最终,她决心去一趟五岳寨。无论如何,她得了结这件事。

五岳寨风景秀丽,庙宇极多。可唐茵根本无心欣赏景色,她要去的是其中一个庙,找一个叫道清的住持。

道清住持正在清修,已经很久不再见客,但听唐茵报上名字,却很快就让她进到内室。唐茵推开门,见一个五十来岁的清瘦和尚正端坐在蒲团上,脸色灰白,神色平静。唐茵坐到他对面,一言不发。眼前的这个人,是她的亲生父亲。她六岁那年,母亲因车祸去世,父亲竟然不久就出了家,将她送给朋友抚养。养父养母一直没有孩子,十分喜欢唐茵。尽管唐茵得到的宠爱并不比别人少,可她还是从心里憎恨父亲。是他抛弃了她,就像现在的男友无情地抛弃她一样。一晃十六年,她一次都没来看过他。

唐茵努力从他脸上寻找着过去的影像,虽然十几年没见,但她却发现他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多大变化。于是,她淡淡地说:“我知道许多人都认定你是高僧,来找你问今生来世。我今天来也是想问问,我和男友朱长风来生是否有缘?”

父亲平静地看着她,半晌才说万事随缘,缘分不是能强求贵州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好的。唐茵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她一字一顿地说:“我这辈子只见你这一次,就是想问来生缘分。”

父亲微闭双眼,轻轻叹了口气。半晌,他问:“你真的那么想和他在一起?”唐茵点点头。父亲沉吟片刻,让她回去。回去之后,就能知道来生是否有缘分。说罢,父亲诵起了佛号,叫人送唐茵下山。

唐茵怔怔地看着他,半晌,眼睛一热,淌下泪来。她站起身,一字一顿地对父亲说:“我从前没有父亲,以后也不会再有。”

困入迷团

回城时,刚刚是早上七点钟。唐茵觉得累了,将车停在路边休息。跳下车,她看到前面一对恋人手挽手在河边散步,心里感到一阵钻心般的疼痛。蹲在河边,她突然想起一个地方。几个月前,朱长风曾对她说过,一个刚出国的朋友在东营山买了栋别墅,在最高处的山顶上,给了他钥匙。但他嫌太远,不过周末过去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儿,唐茵马上上车,径自朝着东营山开去。一个多小时后,她进到东营山别墅区,将车开到车库停下来,唐茵爬上了山。

山顶最高处,一栋小别墅掩映在树林中。唐茵上前敲门,无人应答。别墅前门是防盗门,后门却不过是普通玻璃门。唐茵站在门前,随手拿起块石头击碎门上的玻璃,伸手拧开门锁,开门进去。

屋子里只有简单的家具,茶几上放着吃剩的面包和两瓶水。唐茵冷冷地扫了一眼,直接上楼。

果然不出她所料,朱长风就住在这儿。卧室里放着他的随身物品,双人床上还摊着他喜欢的杂志。转过头,唐茵一眼看到床头的相框,里面是朱长风和一个漂亮女孩接吻的亲密照片。盯着照片中的女孩,唐茵癫痫病修复用什么药感觉自己的心像在流血。女孩叫黄思怡,是朱长风在公司的助手。怪不得朱长风要跟她分手,原来是另结新欢。此刻的唐茵快要被愤怒烧着了,她拿起相框狠狠地摔到地上,又用力踏了几脚。

走下楼,唐茵的脑子被愤怒控制着,她像头困兽一般,直接冲进厨房拧开了煤气阀。现在的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时,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唐茵一愣,赶紧侧身闪到了客厅窗帘的后面。

黄思怡拎着一篮菜回来了。将菜放到茶几上,她拿起电话打给朱长风,亲昵地说中午给他做梅菜扣肉和糖醋鱼,让他早点儿回来。

唐茵气得浑身发抖,她一撩窗帘,朝着黄思怡走了过来。黄思怡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冷静下来。她问唐茵来做什么?朱长风从来都没有爱过她。跟她分手,他也很难过,但爱情从来都是不能勉强的。没等黄思怡说完,唐茵突然冲了过去,一把揪住她的头发。黄思怡尖叫着,挣扎着,却根本不是唐茵的对手。唐茵将她推倒在地,拳脚相加。没过多大工夫,黄思怡一动不动了。看着躺在地上口鼻出血的黄思怡,唐茵还觉得不解气,上前又用力踢了两脚。

喘着粗气坐到地上,黄茵感到一阵阵的头晕。不知过了多久,门被打开了。唐茵听到了朱长风的喊声:老婆,我回来了。知道我给你买了什么?糖醋花生,你最爱吃的。

朱长风的话像一柄重锤砸到唐茵的心上。而这时的朱长风,已经发现了浑身鲜血的黄思怡和正喘粗气的唐茵。他一把抱起黄思怡,摇晃着问她怎么了?唐茵仰头笑了起来,朱长风放下女友,抬手就给了她一个大耳光。唐茵愤怒地瞪着他,顺手拿起桌角的电暖壶朝着朱长风砸去。

电暖壶擦出火花,娄底那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就在这一刹那,整栋别墅爆炸了……

意外的真相

不知过了多久,唐茵接连打了几个寒战,醒了过来。她大口大口喘着气,却见自己仍然坐在父亲的禅房,父亲正闭目养神。“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父亲缓缓地说。

唐茵木呆呆地看着墙,半晌才站起身。她感觉自己像做梦一般,刚刚,她亲历了自己和朱长风的死亡。来五岳寨,问她和朱长风来生是否有缘不过是借口,其实是她想死。她想杀死朱长风之后再自杀。而在死之前,她想见亲生父亲一面。可是,刚刚经历死亡的唐茵,已经放弃了这个念头。不,这太愚蠢了!她不能陪一个不爱他的人死。那样惨烈的死法,让她不寒而栗。

告别了父亲,唐茵一步步走下山,失魂落魄。她想起去年这个时候,在一次酒会上她对朱长风一见钟情。她疯狂地喜欢上了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但是,他不爱她,他另有喜欢的女友。那是个小巧的女孩,巧的是她就在养父的公司。为了得到朱长风,唐茵软磨硬泡,让父亲将女孩调到了另一个城市。半年后,女孩邂逅了另一个青年富商,离开了朱长风。在朱长风最失意的时候,唐茵走到了他身边。

开车往回走,唐茵打开音乐。她突然发现,她的心境变得格外平和。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唐茵一进屋,就见养母正褒着乌鸡汤。看到唐茵,养母心疼地说:“这两天跑哪儿去了?把我都快急死了。”母亲说着,竟掉下泪来。

唐茵拉住母亲的手,佯装笑脸,问她怎么了?父亲呢?母亲坐到沙发上,说他去五岳寨了。唐茵吃惊,问去五岳寨干什么?母亲看着她,眼圈一红,犹豫着说:“你已经22岁,是个大人了。现在,有些癫发作的急救措施?事应该让你知道。”

说着,母亲起身,走到里屋。片刻之后,她捧出了一个木匣。唐茵不解地问里面是什么?母亲没有答话,打开木匣,从里面拿出一封信来。抽出信纸,她的手颤抖着递给了唐茵。唐茵接过信,吃惊地看到竟然是父亲十几年前写给养父养母的:

唐敬弟、可欣弟妹:

自打茵儿母亲过世,我感觉身体大不如从前。昨天去医院检查,竟然是肺癌晚期。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与其让茵儿这么小就丧母丧父,不如将她现在就交付给你们。我知道你们会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待她,我也知道她跟着你们比跟着一个不知哪天就会死去的父亲更幸福。

你们知道我的性格,与其在病床上丑陋地死去,不如找个干净地方,独自了此残生。我决心去五岳寨,在清静寺庙中度过生命中的最后几个月。你们不必去找我,也不必对茵儿说出这件事。我不想她幼小的心灵遭受更大的打击……

信纸从唐茵手里飘落下去,她呆呆地看着养母,半晌才问父亲得了癌症?那为什么这十几年都没事?

养母听她问话,再也按捺不住,失声痛哭:“我知道你失恋了,心情不好。可是,你怎么能一连几天都关机?前天,前天你父亲已经去世了,我怎么找你都找不到。以前他也病危过几次,你年纪还小,怕你担心,他一直不让我们告诉你,硬是一次又一次闯了过来。想不到,这次他没能闯过关。今天早上,他已经火化了。”

呆呆地看着母亲,唐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半晌,她摇摇头说不对,今天她还看到了他,今天他还在寺庙里好好地活着。说着,她突然明白了什么,怔怔地,刹那间泪如雨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