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好久不见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小西湖文学网

好久不见。

色好冷,寒风吹透了我单薄的衬衣,吹痛了我枯瘦的胸膛,我默默地看着星星,想着事,不觉已过。

这几日,我是多么的想见你一面,走在路上、阳台上、食堂里都希望有你的影子,可我俩终究行走陌路,也就是你说的吧,终究只存在于我的幻想中。

这几晚,我几乎把你照片里的毛孔都研究了个遍,当我觉得照片里的你越来越假时,总是伴着极大的好奇心和迫切翻看着你可能留下痕迹的页面,可惜你再没能给我多一丝的幻想,败兴而归时也总在心里安慰,忐忑着发一条微信,看着,着你的一条语音,而后反复的听上几遍,就像触了电亦或是吸了毒品一样的逍遥自在,你在我心里即是如此,这样想你写你也不是为了换来你的一丝怜悯,反而是相比表白那段的火热和坚决,现在的我更加了的,谢谢你,那句我你终究没有出口,烂在肚子里也不会再痛。

今天你微信告诉我你看了一部电影,看不下去了,好感人。我问你,是什么名字啊。

“我爱你。”( 网:www.sanwen.net )

“什么?”

哈尔滨中亚医院救助电话

“我爱你!”

“不好意思,真没听清。”

“我,爱,你”

没有激动,也没有一瞬间或是持续一段时间令人麻木的快感,头脑里竟留过一丝短暂而又深沉的苦涩,所以我当即放下手机,跑到操场累到筋疲力竭,累到躺在草坪上呼哧呼哧的吹着气。一瞬间我笑了,开心或是讥讽自己,冰冷的气息刺激着我,我觉得自己好像解脱了一般,我的世界里你好像淡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这么久积攒下来的感,我揉着翻江倒海的内脏,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其实我是很不乐意接受你跟我说的那些理由的,我比你高很多,我承认,或许吧,仰视并不能带给人安全感,还有就是你觉得我比你大很多,你更愿意拿我当哥哥,这条真的令我好,坦白地说,我有很多,但和我有过关系的却没有一个,我也告诉过你,多年前我曾爱过一个。

那是我初一那年,我在一次生病过后和她调成了同桌,她很漂亮,是很多男生暗恋的对象,她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一声咳嗽都足以撼动我的心。初二那年我向她表了白,并发挥我全部的穷酸劲给她写了七天诗,她骗我说我们可以,我是多么喜欢她,那段日子是我到现在最最的,不久后,她托同学叫我去操场与她约会,我为这次约会抹了一下午头。

小孩癫疯病可以治好吗

可当我晚上做好了万分准备去见她时,我心碎了,和她一起的是一个高大粗犷的男生,她告诉我他俩在一起了,我太小了,不适合谈恋爱。

那晚,我踏着沿着曲线离开了现场,我是有多么的我记不得了,现在想起来胸口还隐约有一丝疼痛,后来的四年,我总会收到她给我的消息,她休学,去了温州,她有了新男,我还是喜欢她,还是觉得缺了她我活不下去,但我已经隐约有些恨,这间接导致我伤害了许多真心对我好,愿意靠近我的女生,高二,好友告诉我,她自杀了。这一段我觉得自己很像阿甘,那时我的的确很傻。

那一段我着实是记不清了,只记得我每天晚上都要偷偷哭,痛得撕心裂肺,我甚至为我俩编了很多,但每次想完结尾我都会痛得,痛的浑身颤抖,那一种感觉持续了很久,可我还不敢选择死,活着却比死了更可怕。

大一刚到海边的时候,我突然特别怕海,因为我想起初一那年学校组织我们去日照万平口看海,她当时和我在一起,告诉我海好美。

那一段我很消沉,专业上的差距,学习吃力,孤僻的性格都把我推向崩溃,那时的我还不像现在一样明白担当。某天,我竟突然开始到海边看海,走近海,听海声,仿佛那还是七年前那个下的上午,她和我站在万平口,她闭着眼睛。

癫痫病急救方法

我总是被自己惊醒,然后加紧步伐走回寝室,可每到黄昏,我还是止不住的向海边走。

大一下学期期末,我突然收到了她给我的信息,是一个新号,当我搞清来者时,我升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爱与不爱并不重要,我觉得自己就要崩溃了。

她说她只想听我亲口说,当时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我把电话拨了过去:“既然你想听,我再说一遍吧。我喜欢你。这几年你有时消失,有时出现,我爱过你,恨过你,但你的确是伤害了我的信任,以后你不要再联系我了,我们再也不要联络了吧。”

我删掉了号码,删掉了,也逐渐删掉了她在我心里的样子,这一通电话让我放下了一个背了好久的担子,不管我事实上是不是个专一的人,但这些年,我的确没能把她忘掉,我还不吝啬的承认那是我的初恋,因为她带着恋爱的幻想给了我七封回信,虽然只是七天,却是甜蜜无比。说到这,你知道我为什么显得很成熟了吧,表象而已,环境弄人。

大二,我遇到了你,那时的我是真的想谈一场恋爱,实实在在的付出一回,我喜欢你可爱的样子,直白的性格,还有你比我都好的体质,甚至喜欢上了千里之外的花海。我当晚就对你说了喜欢。

我这个决定很突然,也很冒失,衡水羊羔疯专科医院哪家好对于其他人或者说是所有人来说,这句话说得令人心寒,但因为只有我知道我决定的根源,所以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认为自己可以追的到你,我不求你能够为我如何,只求你能在我高兴的忘形的时候给我一声嘲笑,只求你在我想你的时候让我见一面,我甚至想拼了命的努力挣钱,毕业后直接。因为在这条路上做游戏的人和游戏的结局我见多了,我不适合刺激,我只求一个安安稳稳的家和一个能让我甘愿照顾的人。

直到今晚,我与你通信,才慢慢的冰释了心里的结,虽然很疼,虽然满是遗憾和撕心裂肺的不舍,我还是选择退开,或许这就是你说的缘分,你信佛,我信命,其实是同宗同源的,一切都是上天注定,我就该如此,我也从这段时间的相处感受到了自己做过的事险些害了我们这段友谊,我仍旧觉得自己离不开你,但现在却没有了男女间那种卿卿我我的爱慕之意,心海里盛满了和温暖,我说过想让你做我妹妹一辈子,就不会改变,希望我说了这么多没能令你产生对我的厌恶,我也知道以后你很难再与我见面,我还是你哥哥,当你有麻烦,有困难时还是希望你能找我,也希望有一天我们还能坐在一起聊聊天,放心,我不会再扫兴,因为我真的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

2012。10。23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