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拿什么纪念—那斑驳的少年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小西湖文学网

天总会黑,人总要,没有谁能陪伴谁。无论花开如何绚烂,凋零之后,仍是。

——题记

静静地看着飞在天边划破淡蓝的苍穹,在气流的影响下,上下颠簸,它们奋力地振动翅膀,伴着歌声飞舞于白云间,或嘶鸣,或盘旋,只是高空上的它们,有属于的,与我无关。

有时,会觉 得自己如同这飞鸟,觉得自己苦乐都与旁人无关,独来独往,冷暖自知,那些来了又去了的人们,留下的,亦只是凉薄的。

在拥堵的人群里,忽然想到已经很久没看过天空了,久到那从熟悉的蓝色都变得陌生。( 网:www.sanwen.net )

于是,开始难过起来,陈旧的发黄的画面铺天盖地地在眼前涌现,一帧一帧都是时光的碎片。

一、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远方的总是很少回家,因而特别希望建立一种式的羁绊。可是小学以来,总是在一所所学校中迁徙,有许多许多的,也看惯了太多的分别,害怕受伤,因此也放下了心中的奢望。

和我差不多高,有着男般爽朗大方的她,似乎永远都坐在我的身旁,粗心的我找不到笔时,总会习惯向她借,却又常常将她的笔也弄丢,然后不好意思地挠挠冰头又借一支。

她只是笑我要细心。

只有她有包容我的大度,只有她能包容我的喧扰,也只有她会在的日子里陪伴在我身边,静静地看着我,小心地安慰我看开点。

后来,她叫我哥,我叫她瑛。

我,和我的妹妹,并肩穿过那段静谧的小道,一起在教室里肆无忌惮地高歌,一起在初三忙碌的日子里,在瑛的小屋里赶作业,一起奋笔疾书,一边忙里偷闲地嬉闹,荡着微风,似乎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小屋里传出的笑声。

还记得每每经过那条词汇我们的小道,总能听到继续的鸟鸣,从最幽深的树影,从偶尔钻过的树叶缝隙的时光里漏下来,星星点点,每一声,都是流过的余痕。

还记得我们的八卦曾在全校流传,甚至被知晓,但我们只是笑笑,仍笃定地走过了小镇的秋。

可是,毕业的那个后,她却突然淡出了我的,一如我担心的那样。

时,再没有一个人会静静地守在我的身旁,有好多事情,我只能和自己说,重复着一遍又一遍彼时的温馨,总以为瑛会听见,会在那不遥远的地方,癫痫治不好有什么后果欢笑着我们的欢笑。

终于按捺不住打电话给瑛,和她说了很多很多,我让她好好学习,叫她不要熬,反复叮嘱她照顾好自己。

突然才发现自己对“真情流露”这们的事情是不擅长的,我打电话,其实只是想瑛了,只是她的声音了,其实什么也不想说,只想抱着瑛哭一场。

出口的,始终只是流于形式的问候。

“你过的好吗?”

“不许哦”

“要好好学习”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只是,“我怀念和你一起的时光了,我只想静静地抱抱你听你喊一声“哥”。

只是,或许我也只是一个不称职的哥哥吧。

被酒莫惊春睡重,读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二、洋

毕业以后,每一个芭蕉的,总会让我想起那些逝去的片段。

然而,无论如何费尽心机地想要重新回忆这些年的,都如同城看花一般,只看到一团白茫茫的水汽和里面浮动的点滴破碎片。

幸好浅蓝的里,还完整的记录着那些跌跌撞撞的温馨。

曾经写下——喜欢和洋在一起,她总是会让我感到温暖,很开心。

里的洋永远是瑛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可、善良。

有着一双清澈眼眸的洋,会因家里狗生病而地哭得一塌糊涂的洋,喜欢在教室里渲染的洋。

点点滴滴的时光像一线巨大的网,将我们每个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相册里也一直静静躺着一张洋的照片。明媚的阳光绕过檐角,撒在洋的身后,然后,洋露出难以察觉的微笑,我飞快的地按下快门,在嬉闹中小心地将照片保存。

当一切都变得光怪陆离时,胶片仍细心地记下了我们之间的漫漫须臾,只是那逝如冬的旧日里,那片刻的隽永,还有几个人会记得?

曾经,总喜欢赖在洋的旁边,和她侃开说地。彼此分享着许多心底的秘密,并且心安理得。

曾经,会因洋一跳一跳地指着我,露出可爱的笑容,嘴角也悄悄跟着上扬。

曾经,我们并着肩,在同一把雨伞下,彳亍地走在风雨间。

曾经,还有多少个这样的瞬间,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但就能在脑海中千回转,留下深深的烙印。

只是,藏在风中的那些难以破泽的密码,如同岁月一起,已被搁浅在的记忆里,渐渐无人提起。

发疯似的地将那些旧物一件件的治疗癫痫最好医院翻出来,那本日记,那张照片,那把雨伞,一切的一切。

洋说,她永远也不会忘记我。我抱着那些旧物,在荧幕前前笑着点头,笑着看几滴泪洇落,氤氲成漫天飞舞的。

半年不曾见面,不知道洋,那个文静的小,有没有长高不少,里她的还会不会痛得通红,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每餐都吃得饱饱的,有没有熬夜,有没有想我。

岁月依然,只余光影掠过的痕迹。只是,不知不觉,我能做得竟只能是这般反复的思念,默默的担忧。

每登山临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

三、小婉

第一个爱上的女孩,总是扎着一束马尾,会很安静地在校园中穿梭,偶尔露出干净的笑。

那时的我,青涩的,单纯的幼稚,只因为我们在网上相识,又机缘巧合地来到同一所学校,只因为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于是,便固执地认为这是缘份。

仅仅因为她在我空间里留下第一声问候。

仅仅因为一场偶然的邂逅。

仅仅因为一个朦胧的侧影。

一个个的瞬间堆集起来,一帧帧的,竟让我感到很卑微,卑微到尘埃里,卑微到不敢打扰她的生活。

即使心底的那些思念,那些小,仍如同三月的樱花残落,细微却无法遏制地心里蔓延出空洞而麻木的大片空白,也只是静静地拿起笔,将她刻进我的里,反复地告诉自己,这样远远的,其实也挺好的。

记得很久,也曾认真写下朝开暮落之间的点滴,含着笑,摘下了席幕容的那道《际遇》

在馥郁的季节 因花落

因寂寞 因你的回眸

而使我含泪唱出的

不过是

一首无调的歌

却在突然之间 因幕起

因灯亮 因众人的

鼓掌 才发现

我的歌 竟然

是这一剧中的辉煌

忐忑地将信封好,在她生日那天,幻想着她读懂藏在《际遇》里含蓄的后,猜想她收到我几百个下闪烁的祝福后,还会不会,露出那抹干净的笑。

记得到了玉兰花开的季节,睡中总是零星掺杂了一张线熟悉的面庞,梦中的小婉,笑靥如花。

记得当我不安地揣着信躲在一角时,一个男孩捧碰上大大的玩具熊,走到小婉身旁。然后,小婉笑了青海西宁癫痫吃什么中药好,很甜蜜的微笑,如梦中一般。笑靥如花。

当他们手牵着手依偎着一起踏过的余晖时,当他们的荡漾成寒夜里灿烂的花火时,当他们的微笑辗转为田野里点点流莹时,当他们的羁绊勾勒成一缕缕醉人的温馨时,我已经不忍也不能去打破这和谐的画面了。

于是悄悄地退了出来,扯出平和的笑,满是阳光。

于是夕阳的背影里,多届了一个落寞的少年。

于是,如血的残阳、温柔的小镇、皎洁的,都随着那封信,一起被丢在了风中。

于是,夜凉如水,檐下长有的孤灯又流下了红色的眼泪。

多情多怨伤人重,不能不愿不再多说。

后来,小婉和那个男孩分开了,再后来,他们又重新走到了一起。

我们终于什么也没有发生。

只是,曾经无数次地做着猜测,她,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点点。

只是,蓦然转身,才发现,在这个已经画下句号的里,原来这一点,也不过是最不重要的。

涸辙之鲋,相濡以沫,相呴以湿,曷不若相忘于江湖……

四、离开

一次次的迁徙中,许多人,来了又去。

徘徊在另一座高墙内的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课,一个人承受着与外界的格格不入,一个人保持海角的思念。

我知道,疏离是自然界的规律,他们慢慢的,都会离开我的城堡。就像废弃的铁轨,枕木终究会风化腐朽。

慢慢地适应离开。

可心里总是会涌起不间断的,在垂下头斜靠着车窗的时候,在一步一步踩在坏了路灯的石子路上,听见自己“哒哒”的脚步声的时候,在面无地背对拥挤的人群逃离喧嚣的时候,在深夜里失眠,起身拉开落地窗的帘子,趴在阳台上把脸对着深褐色空旷夜空的时候。

有人说,一个人不,思念一个人才孤单。

或许是吧,只是即使刻意地不去想那些事情、那些人,当我哼着瑛教我唱的《风度》时,当我翻开那本浅蓝的日记时,当我抚摸那封从垃圾箱中拾回,布满褶皱的信时,深入骨髓的孤单仍会卷帘而来。

一直以为,他们离我很近。近到一伸手,便能拉住他们单薄的身影,近到一低头,就能听见彼此的唏嘘。等听到电话那头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才发现,不知不觉,他们早已离开。

早已离开。

不知不觉。

已走不进你们的世界。

儿童癫痫病能治愈吗

光阴过处,永远都是擦肩而过的。

那个寂静的小镇,许多年以后,早已变了模样,流水依旧,香樟依旧,飞鸟依旧。而那些我们自认为永远都不会忘怀的事情,那此纷乱纠结的感情、、课业,都早已在念念不忘的过程中,随着我们的离开,被岁月风干湮没的宇宙深处。

永远,永远只是中最庸俗的结局。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

趁着难得一次假日,又来到了我们的母校,那个种满香樟,植满青草,被小河围绕的地方。

来得时候已经放学了,因而学校里很静,只有漫天的落霞,归林的倦鸟和零星的学生。夕阳金色的光芒下,也只有我一个人徘徊。

教室的门上了锁,用手拂去积尘,门框上那年刻下的歪歪扭扭的字还依稀可见。透过窗子,又看到了胖乎乎的汪潮,高高瘦瘦的班长,活泼的汪沾,酷爱军事的卢启可,不羁而又可爱的陈文豪,待我很好的卢韵,文静的孙敏,倔强而的陈港,说一口普通话的洋,体贴的瑛……好多好多,我也看到了我自己,正站在教室前面挨老班的训斥,就像窗外的我一样,站得直直的。

小婉从旁边的902教室里走了出来,她的嘴角还残留着浅浅的笑,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开心的事。只是,她并没有发现我这个已经离开的路人,轻轻地转身,轻轻地下楼。本想喊住小婉,可终究还是没有开口。毕竟,于她而言,我也只是一个过客吧。

等到小婉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才突然发觉包括901在内的整栋教学楼全部都一下子变空了,似乎有许多熟悉的人,就这样突然地各自消失,不知所踪。

只有那些残存的痕迹,还在轻轻吟唱着昨天动人的曲调。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最后离去的时候,忽然感到没来由的恐惧。原先一直缓慢流逝的时间似乎在那一刻加快了速度。变化就这样产生,无声无息,不可抗拒。

虽然,还有校园、书信和那些旧物完整地保存着我们之间的须臾,我们之间的唏嘘,虽然,我一直还在尽力地用薄凉的笔去追述那些氤氲成诗的回忆,虽然,我们已约定不会忘记。

但一切都会慢慢地老去。那些,那些人,那些新仇旧恨,那抹断续残阳。

很多年以后,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时,我们又该拿什么,来纪念那斑驳的少年?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