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时事评论:反腐的期望值不能太高了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小西湖文学网

昨天晚上和一位同行聊习总微服乘坐北京出租车的新闻,我们都为新一代的领导人的求真务实而感到高兴。我在此次谈了我的一些看法。

的确,习近平当了总书记以后,做的一系列举措深得民心。特别是系总的“老虎苍蝇一起打”,真可谓深得民心。可以说,习近平时代,是这么些年来,除了毛泽东邓小平时代外,又一位让人民兴奋的一个时代。

这么些年来,腐败愈演愈烈,已经到了无官不贪的程度,腐败已经成了威胁党和国家的头等危害,腐败已经成了人民深恶痛绝的第一大问题。只要看看这样的现象,你就会理解人民的这种激怒到了什么程度:新闻中报道某某官员因各种原因死去,而后面跟帖的网民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中华民族的关同情心,而是不问青红皂白,深感大快人心。这种仇官心理,让中国震惊,也让我们的领导人震惊!严峻的形势告诉我们,不反腐败,必然亡党亡国。

老百姓渴望反腐败的迫切,对新一代领导人在反腐败方面给予的厚望完全可以理解,也没有任何过错。可我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反腐败,绝对不会达到凡腐必查,凡腐必打的程度,其原因如此:

一,腐败的根源不全在官员身上,一切腐败的全由官员买单是不科学的,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有些人之所以显得善良,是因为没有作恶的条件;有些人之所以大喊反腐,是因为没有机会腐败。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为什么共产党的官员到了无官不贪的程度,这除了和官员自身的政治觉悟有关外,还与我们的体制有关——权力过于集中、我们的民主监督流于形式、我们还不敢真正的发挥人民的监督权力、各民主党派因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起到对执政党的监督作用等等。这样的体制是腐败产生的温床。在这样的体制下,要不出腐败就难了。要说为腐败买单,不但是腐败官员,还有我们的政府政策的失误。既然如此,就不会完全由官员买单。

二,反腐败的难处是触动既得利益者。反腐败就是反贪官,而现在无官不贪,凡官必贪,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有实权的贪,清水衙门的照样可以成为巨贪。这些官员癫痫病治疗医院已经形成一股强大的拥有一定的权力和实力的社会势力,实力大到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和政府叫板的程度。你要动这些人中少数人的利益,以平民愤,那是可以的。如果动所有人的利益,那是非常危险的,这正是目前反腐的难题。我们一下,王安石变法的确推动了社会发展,但为什么失败了?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触动了大地主阶层的利益。所以,即使王安石背靠着一个有实权的皇帝,也无法挽救失败的命运。当年蒋介石在大陆为什么不学共产党的做法在广大农村搞土改以拯救民心?是因为他们的官员大多出身农村地主富豪家庭,搞土改,势必触动了大量的官员富豪利益,这样的土改毕竟是难以进行的。而蒋介石到了台湾之所以能搞土改,就是因为他的官员大部分是从大陆的,这个土改不会触动这些人的利益,所以才能搞下去。反腐也是一样,反腐风暴过于猛烈、过于认真,这势必会形成政局不稳社会动荡的局面。前苏联解体就是一例,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我们承认也都看得见新一代的领导人反腐亲民的决心,但是理智的做法是既挽救民心又要让政局稳定社会安定,那么反腐败的难度就可想而知了。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一个简单的腐败问题——国家纪检委出面官员查银行帐号、查房地产资料、发动人民、使官员财产公之于众不就解决的问题,却显得江郎才尽呢?不是江郎才尽,而是怎么做更合适的问题。( 网:www.sanwen.net )

三,有人可能会说,反腐败必须严厉猛烈。当年毛泽东不就是在全国搞三反五反吗?刘青山张子善这样的功臣不也上了断头台吗?此话不假,但环境不一样。当时是中国共产党刚刚坐上江山,为了得民心必须这么做,如果不这么做,共产党政府可能还不如国民政府在大陆的寿命。而且那个时代的共产党官员刚刚从战马上下来,在马上打江山的爱民亲民思想依然深深的影响着他们,贪腐的还仅仅是个开头是少数,不在萌芽状态狠刹这股风,以后江山很难稳定。那个时代的反腐败,不随州治疗癫痫病医院排名会触动大批官员利益,是深得官民的一件事。而今天的国内形势已经完全不一样,所以不能用当年的毛泽东政权做法来类比今天的形势。

四,领土安全需要中央的的反腐败既不能走过程,又不能凡官必查,凡贪必打。今天中共的反腐败,难道只有人民拥护吗?错,其实拥护的还有时刻觊觎中国领土的敌对国家,比如美国。美国希望中国能成为自己的产品加工基地和产品倾销市场。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找一个听话的政府,找一个像当年蒋介石政府一样的亲美傀儡政府,好干预中国内政。美国绝对不愿意中国强大,绝不愿意看到在世界的东方有一个有能力与自己抗衡的强大的共产党政权。美国好不容易让苏联这个有能力与自己叫板的超级大国解体,绝不可能在笑容还没有从脸上消失,就在世界的东方出现了一个比当年的苏联还要强大的力量与它抗衡。而中国政府的强大,让美国很尴尬,比如朝鲜问题,只要中国政府依然强大,朝鲜问题就不是问题。尽管中朝关系已经有了裂痕,但美国清醒的知道,中国绝不容许帝国主义国家在自己的周边制造事端,借以向中国共产党政权敲山震虎。只有在政权动荡甚至解体的情况下这一切才能实现。所以美国等敌对国家完全可以利用民众的仇视腐败的心理,挑起民众仇视官员,进而仇视政府,让我们的政局混乱,而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我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党校的讲话“我们的党找到今天的路子,是多么的不容易,我们一定要格外珍惜”这句话真是意味深长呀!

如果说反腐败必须绝对彻底,那么中国完全可能出现政局动荡,甚至出现政变。一旦到了那个时候,中国人民真正悲哀的时候就来了:

——新的政党上台,为了赢得美国这个大牌帝国主义国家的支持,必然会倒向美国的,那么中国的公路上,跑得将是美国的汽车,中国的海岸线上,将停满了美国的兵舰,中国政权完全被美国操控。

——新的政权绝没有今天的共产党政权这么有实力,有后劲。那么各地军阀群雄逐鹿,中国将会出现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军阀混战的局面,新的政府将忙着平叛而无暇顾鄂州癫痫病小发作治疗及民生,那么西藏、新疆、蒙古等会在外国的挑唆下纷纷闹独立。中国大地上,就会出现当年的蒋介石政府出现的局面。

我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历史的悲剧重演!

那么,中国能不能像毛泽东搞文革一样,发动群众,给中国的官场来一个大换血,使腐败分子一个个得到惩罚?答曰:不行。一则,今天是法治社会,绝不是人治社会,文革之所以能行通,就在于当时法制不健全,以极左的面目践踏法律在共产党刚坐江山不长的情况下可以这么做,而今天的环境已经不是昨天了,人们的意识形态已经从极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对很多人来讲,文革的噩还犹新,是不会容忍这么做的。所以当年的土壤已经不存在了。其次,中央为什么要我们时刻铭记文革给人民带来的灾难,就是因为害怕文革的做法会卷土重来。其实,要说文革给谁的创伤最重,那就是中国官员,而不是群众。文革最大的问题是真正的让既得利益者受到重创。当然任何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也必将对生产力的发展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新的领导人如果这么做,这无异于信的政变,这更加剧了时局的动荡。所以不管谁掌管这个国家,都不会这么做的。再次,毛泽东之所以在中国搞文革能成功,是源于共产党打江山中,毛泽东的伟大英明,在中国已经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加上苏联赫鲁晓夫上台对斯大林的清算,也让中共的宣传部门为之一惊,于是加大力气宣传毛泽东的英明伟大,于是人们对毛泽东的无限崇拜已经达到神话的程度了,人们包括相当一大批官员相信跟着毛泽东绝对没错。所以,可以说全国人民人民群众不管理解不理解文革,都绝对拥护毛泽东的文革。而那个时候之所以没有被帝国主义国家所利用,既有国际大环境的影响——只要看看当时的世界历史,你就会发现那时候毛泽东的神话般的影响已经波及到了很多国家、很多国家的共产党集团,毛泽东的意义,已经不止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而是相当一部分世界人民心中的一尊神。还因为中国的人民还是那么的豪迈,民心还是那么坚定,就像今天的朝鲜,让帝国主义也奈何不了。而今天中国大地更多的接受了西方的民主化早期癫痫病不吃药可以吗思想,而共产主义的信念首先在那些共产党官员中已经被践踏的面目全非,你还怎么要求百姓呢?现在的中国是一个无神崇拜的国家,可以说,要找到一个像毛泽东那样能振臂一呼云集响应的人物太难了。没有一个领导人靠政治作秀就能长久的政府民心的。所以文革的做法绝对行不通,薄熙来就是一个例子。这个红二代,拥有相当的影响力,仅仅用毛泽东当年的一些行之有效或者过激的做法创建重庆模式,尽管群众拥护,但一大批既得利益者是无法容忍的。如果硬要这么搞,那正好肿了美国的全套,结局便可想而知了。

如此说来,反腐只能做样子吗?不是,我们的领导人要在大局稳定国泰民安与铲除腐败之间找一个恰当的平衡点。这个点,既能对那些丧失民心的官员绳之以法,真正使反腐败不走过程,还要让共产党江山通过反腐败再得民心,让国家更加强盛,真的很难得。中央政府,新一届领导人,从执政以来的反腐败、强外交等一系列行动已经证明了这一意图。怎么样能真正达到目的,着更多的需要技术层面的操作。我倒是赞同习近平总书记的一些理智的反腐做法。过去的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是国家前进过程中必然产生的错误,我们要做的,就是惩前毖后,今后应该怎么做。一味的反攻倒算,不利于大局稳定。

一个国家,人民可以发神经,而我们的领导人不可以发神经;人民可以不理智,但我们的领导人不可以不理智。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不管理国家,不知道难度有多大。大贤之所为,非等闲之辈可以理解的。我们深深地理解摆在新一代领导人面前的使命是伟大的,而任务是艰巨的。理智的理解政策,是老百姓的明智之举。我们相信,只要政府真的心系百姓,那么“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只不过需要时间。

最后做一点说明:我不是官员,我没有替官员说话的意思,我也对腐败现象深恶痛绝。我只是理智的认为我们对新一代中央领导要理解,要,要相信。

王根生2013年4月19日与临潼迂公斋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