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荐〗《诱.惑美少年》【一】最新青春校园精彩推荐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小西湖文学网

第一章美的诱惑;

白天在机场送走了出国访问交流一年的妈,生平第一次,我将要面对一个人的了!从小我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宝贝儿,没想到十四岁生日刚过,爸妈就号称“不能再;

这样下去了,要锻炼你的自理能力”,教我做了几个菜,便把我一个人抛下了。可我做的菜惨不忍睹,难道这一年要天天吃麦当劳?;

低落的只维持了几天,我就又重新振奋起来啦。因为明天就要开学,我就要成为正式的高中生了!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在向我招手!;

门铃突然响起。这么晚了会是谁?透过“猫眼”我模糊地看见一个很高的男性。“请问你找哪位?”;

“我就找你,明玉舞。”;( 网:www.sanwen.net )

“啊?找我?……你是谁啊?”怎么会有陌生男性找我呢?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

“你爸妈没跟你说吗?是他们‘拜托’我来,照、顾、你。”;

这人说话语气嘲讽,轻佻傲慢,真让人不爽!好像我是什么累赘,他是看在爸妈面子上勉为其难来服侍我一样!;

“愣在那干什么,先让我进门啊。”。。。;

他这突然一句吓了我一跳,我打开门:天啊!这个男生,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可是长得凤眼长眉、唇红齿白、漫画美少年啊!我、我只有自惭形秽的份儿了!;

瞧瞧我,胖圆脸小眯眼,厚唇钢箍牙;瞧瞧人家那尖下巴丹凤眼,薄唇齐齿。我,杂毛眉黑皮肤小胖墩儿,十年不变土得掉渣的马尾辫;人家,眉如画白皮肤高大挺拔,栗色凌乱动感微长发。我一身老妈淘汰的衣服,人家一身笔挺合身的黑底金边制服、连扣子都金灿灿的……;

那个被我傻看着的人,用好像乍见到马路上猛窜出一只兔子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阵,径自拎着行李走进来,嘴里嘟哝着:“我以后可不能娶个搞研究的老婆,生这么一女儿出来……”;

我急得追在他身后喊:“喂,这里是我的家,你、你往哪走?”;

电话铃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是。她乐呵呵地说开了:“小舞啊,见到狄哥哥没有?爸妈还是不放心你一个人,特地拜托狄哥哥来照顾你。狄哥哥的是你爸妈的老同学,他家人都在外地做生意,正好他要到这里来读书,特地转到你们学校去的。哈哈,本来早要告诉你的,结果一忙给忘了……”;

我无语,我妈真是神经超级粗线条!(有其母必有其女……);

“小舞啊,狄哥哥做饭手艺可高了,他都一个活,学习好,能力又强,你要好好向他学习!要听哥哥的话!”;

“妈啊,你要他住我们家,有没有搞错,他是男的,我是女的,怎么可以住在一起?!”;

“有什么关系啊,你们两个十几岁的小鬼头嘛!狄哥哥可是来照顾你的,你一个女,一个人在家里我们怎么放心啊。家里房子又大,你晚上睡觉一定害怕。好了好了,让妈妈跟狄哥哥说几句。”;

我一转头吓一跳:那个狄某某正站在我身后,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手里的话筒。;

接过话筒,只听他满口“好,好,是,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的”。;

满脸都写着“虚伪”两个字!放下话筒,那笑就没了——拜托,我不是马路上怪异的兔子,(就算我牙有点暴吧)你那什么眼神?;

他皮笑肉不笑:“我叫狄野岩,幸会,明玉舞。”虽然,他笑起来的时候嘴唇的弧线很好看,长长睫毛下微微眯起的凤眼也很好看,可他凭什么一脸毫不掩饰的讥诮表情,生怕我听不出他是说反话似的。长得漂亮了不起吗?;

见我没反应,他自己走进客房,突然又回头,看也不看我,双手抱在胸前,挑挑眉毛一脸傲慢的表情:“对了,有三件事你记好了。第一,我在你们学校读高二,在学校里不许说我和你住在一起。第二,我的房间,不经我同意不许进,有事打我手机,号码在这里。第三,在家里你必须喊我哥哥,听我的话。这三条有一条做不到,就别想吃我做的饭。”;

什么?!这么拽?!气死我了,有没有搞错,我还生怕别人知道我和男生住呢,你的房间我才不稀罕进!还有,“凭什么我要喊你哥哥”?;

第2节:第一章美少年的诱惑(2);

他斜着一双凤眼瞅我一眼,不冷不热地说:“就凭我比你大,就凭你要吃我做的饭。”;

“哼,不吃你做的饭能把我饿死?我去吃麦当劳!”我简直要跳起来了。;

“随便你。”看来他懒得和我啰唆,不冷不热地抛下一句,“砰”地关上门。;

气死我了!……算了,君子有容人之量,我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厨房里飘来的香气叫醒的——那个狄野岩在做早饭,真的好香啊!;

我垂涎欲滴的表情不幸被他看见,他一副“早料到你逃不出我手心”的表情,又长又翘的睫毛下流露出不屑的眼神:“想吃?叫哥哥。”;

哼,嗟来之食我不要。“想得美,我出去买!”我抓起书包就冲出门,在路上买了两个包子,一边骑着车一边狼吞虎咽。;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学校门口好热闹——樱林公学,全省最令人向往的中学。樱林的学生没有考不上名牌大学的,穿着樱林的校服走在大街上都仿佛高人一等,总是迎接着人们羡慕的目光。;

刚进校门,就听见有人喊我:“小五!看这里!”不用说,是我的死党林新绿。我大喊着“小六”冲向那个白嫩的小美女来了个熊抱。可这死丫头在我身上嗅了嗅说:“你怎么一身的肉包子味儿?”然后恍然大悟:“噢,没人给你做早饭了?真可怜。”;

我可不想多提这事,拉她去新班级。虽然是已经读了三年的学校,但现在是高中生啦。连高中的校服都比初中漂亮多了,高一是蓝色西装上衣搭配百褶裙。;

山东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开学要报名参加周末的社团,林新绿是消息灵通人士,一口气报出来各种球类、学习、文娱、等等,我没主意就问她,这可打开了她的话匣子:“那还用说,当然是哪里有帅哥就去哪里咯!”;

我大惊,一瞪眼:“啊?”她无奈地看我:“你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家伙,高中部的偶像级帅哥肯定一个也没听说过。让姐姐我给你扫盲吧!给你两个选择:篮球还是电脑?”;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体育盲,篮球?我只能敬而远之。”;

林新绿诡异一笑:“呵呵,那你就选电脑咯?恭喜你,你选择了祝今词,咱们的校学生会主席啊!”;

我一阵汗:“什么什么,你别乱说啊。”就因为刚进校的时候考了两次第一,我只好走上一条“模范好学生”的不归路,肩负老师、家长的远大期望,对“绯闻”避之惟恐不及。初中听说班上有个男生喜欢我,吓得我半个月当他空气没敢看他一眼,从此没人敢对我有非分之想。何况“学生会主席”这么大块牌子泰山压顶,我可担当不起。;

林新绿摇头又叹气:“姐姐,祝今词啊,祝今词啊!这么大一帅哥摆你面前你还嫌烫手?不过反正也没你的份儿啦,人家女可是学生会副主席,他俩是咱学校的‘第一情侣’。我不过是让你近距离感受一下帅哥的风采,给你扫扫盲开开窍,别成天跟个书呆子似的。”;

咳,我这位好朋友真是什么都为我着想。;

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刚打响,楼板立刻发生,大家冲去食堂的架势不亚于千军万马冲锋陷阵。等挤进食堂,排完长队打完饭,所有人一个个都筋疲力竭。我正潜心对付好不容易到手的饭菜,身边的新绿忽然一把抓住我的膀子使劲掐,疼得我大叫一声:“你干吗?!”;

刷刷的视线全集中到我这儿,我赶紧埋头,就听新绿在耳边激动地说:“我发现新大陆了,有新帅哥!”;

“拜托你收敛一点!”;

“我很秘密的,是你叫的嘛!你看你看,那个帅哥穿深蓝色校服,是高二的吧!可去年高一的帅哥资料里怎么没这号人物?难道他是转学来的?那怎么会和咱们的校花邱姐姐这么亲密呢?”;

一听“转学”,我心知不妙,抬头一看果然是那狄某人,坏了,刚才我这一叫肯定给他发现了,指不定他以为我是因为他呢!;

哇,可他身边的好漂亮啊。长发披肩,白的瓜子脸儿,好大的黑眼睛,身材高挑,简直鹤立鸡群,难怪新绿说她是校花呢。这两人往那一站,光彩四射,跟两明星似的。;

第3节:第一章美少年的诱惑(3);

狄野岩不是刚转学来我们学校吗,怎么第一天就和校花那么熟?瞧校花含笑看着他,他漫不经心两句话就把她逗得嫣然而笑,瞧他眼里的轻蔑神气!哼,这里最拽的就是他了。;

他往我这看过来了,我把目光往天上一抛:我才不是在看你呢!;

新绿还在念叨:“我要调查他的资料!”;

开学第一天是非常激动,非常的……除了中午看见狄野岩。放学,和新绿告别,我跨上了自行车。;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猛地在脑后响起,我大吃一惊,没注意前面一块大石头,龙头一滑,从车上摔了下来。;

我趴在地上,车子压着我,书包开了,书洒了一地,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没听见预想中的“对不起”,好不容易爬起来,膝盖上青红一片。我抬头一看,一辆摩托车斜停在面前,车上的人摘下头盔——又是那个该死的狄野岩!;

他栗色的头发被风吹起,在精致的眉眼前炫耀似地飞扬,照射下,他白皙的脸微微反射出淡金色的光芒。斜跨在超酷的摩托上,修长的腿轻闲地撑着地。漂亮的嘴唇扯出好看的弧线,似笑非笑,他说:“上车吧。”;

冷静,千万不要被这迷死人的表象迷惑了呀!瞧他那表情——就好像开着宝马去赴约会的大明星,不料在路边撞上了卖火柴的小,为了公众形象万分不情愿地施舍同情。;

鲜血开始顺着腿流下,可是怎么能向这个恶劣的人示弱?家教又不允许我骂人,我也不会骂人——只好狠狠地瞪他一眼,一甩头发,跨上自行车飞快骑走。腿很疼,但是我要争这一口气!;

……好疼,骑不动了,我停下来擦去血。不经意间回头,赫然看见狄野岩和他的摩托停在我身后二十米处!我骑得这么慢,他的摩托早该超到老远去了,怎么会还在我身后?难道……“你跟踪我?!”;

狄野岩取下头盔,双手支在车把上,觉得很可笑似的:“我的小舞妹妹,咱俩回家的路可是一样的。”又是他那招牌式的语调轻佻上扬。什么“小舞妹妹”,真恶心。不想看到他,我转身又狠劲骑。他好像还是没有超过我,我可不管了。;

在家门口的麦当劳买了汉堡,然后才回家。我翻箱倒柜地找创可贴,突然不阴不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先洗伤口,擦碘酒,再贴创口贴,你不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吧,大小姐?”;

我又吓了一跳,狄野岩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说实话,这点常识……我还真没有。可是瞧他那居高临下、一脸不屑的样子!“要你管!”我一肚子火,你害我摔跤还没道歉呢!虽然不是他撞的,但效果和撞上是一样的!不屑跟他吵,我把脸一偏不再搭理他。;

他不说话,走开了。没多久厨房传来饭菜的香气……真的好香,比爸妈做的菜都香。我恨得牙根发痒,赌气地走进自己房间,摔上门。;

可是房门挡不住菜香,汉堡变得索然无味。;

这日子,好难熬啊!;

樱林公学是精英教育,学生总共一千来人,高一高二在一栋楼,看见狄野岩的机会实在很多,下楼上个厕所,都能看见他在打篮球。他才转学来几天,居然就混得这么开,跟一帮高二的男生铁哥们似的。但我坚信,他那种目中无人的恶劣脾气迟早会被人揭穿的!而我的高中生活,是不会被那家伙微微眯起的凤眼中掩不住的轻蔑神情破坏的!;

星期六,第一次社团活动,新绿自作主张给我报了电脑社,她自己则义无反顾癫痫的治疗地跑到篮球班去瞻仰那个传说中的“现实版流川枫”。放学后她激动得两眼发绿一个劲儿说那个庄学长多么地冷,多么地酷。我想想不对,“唉,那不就是‘冷酷’了吗?一个冷酷的人有什么好的?”;

新绿翻了个白眼:“朽木不可雕也。哎对了,今天见到祝学长了?帅不帅?”;

“哎呀!刚才光顾着研究程序了,没注意别的……”;

新绿又翻个白眼,无语了。她的表情在说:你这种人真没情调,只适合放学直接回家。;

一回家我就郁闷了。虽然我可以直接当狄野岩是空气不理他,他又经常在外面鬼混不回来,可我麦当劳吃了五天,快撑不住了,尤其每天他摆上一桌香喷喷的饭菜,抛过来一个似笑非笑的诱惑眼神,好像在说“迟早有一天你要落到我手里”……;

第4节:第一章美少年的诱惑(4);

日子熬得好艰苦,终于到了第二个星期。樱林公学几大盛事之一的高中部篮球联赛开始。我没什么兴趣,新绿却非拉住我:“今天是高二(二)班的比赛,陪我去看庄学长!他可是中情人排行榜第一名啊!走啦走啦!”;

男生们打起球来的样子的确满有型,难怪女生都喜欢看篮球。那一阵阵的尖叫,简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悔不该跟新绿这么早站了个第一排,现在我就是那可怜的“前浪”。;

呀!不妙,篮球直愣愣冲我飞过来!我只来得及瞪了瞪我那小眼睛,就腹部中弹,眼冒金星了。新绿赶紧扶着我问有没有事。我疼得弯着腰,心想怎么这么倒霉?只听耳边一阵无止境的狂热尖叫,坏了,我不是耳鸣了吧?;

伸过来一双苍白的手,捡起我面前的篮球。;

我抬起头,看见一个穿着球衣,很高很高的男生。头昏眼花的我简直看不清他模样,只觉得:皮肤好白啊,眼睛好黑啊……;

那家伙嘴动了一下,转身就走了,继续比赛。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说对不起,因为耳边的尖叫太狂热了。现在男生怎么都这么拽,长得帅了不起啊,连句“对不起”都说得这么没诚意!好疼……;

转眼看新绿,她一脸呆滞。“小六,被砸的是我又不是你,你怎么这表情?”;

新绿还是呆滞:“那个就是庄寂庄学长!刚才他和我的距离只有0。5米……”;

啊,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篮球天才庄寂?难怪刚才旁边的女生们那样尖叫哟。;

比赛毫无悬念的,高二(二)班大胜。;

第二天是狄野岩所在的高二(三)班的比赛。有时候越不想看到的人就越是特别晃眼。比如狄野岩,只见他左右两大美女陪伴,其中一个还是校花,旁边一圈小妹妹围着,那叫一个花团锦簇啊。咬牙,此人怎就如此风光?;

整场比赛成了狄野岩的个人秀,女生们激动地讨论着这个新来的帅哥,最无聊的是在场上他居然还往我这看了一眼,嘴角扯起一个别提多嘲讽的笑容,惹得这边一阵尖叫,大家开始讨论他究竟对谁笑。什么,那明明是嘲笑啊!;

中场休息,一群妹妹涌上前,递毛巾的递毛巾,递水的递水。我幸灾乐祸地想,看他怎么招架?;

狄野岩眼看要被妹妹们淹没,忽然一挑长眉,眼睛微闭,冲前面淡淡一笑。女生们都顺着他目光回头,只见校花昂着她美丽的头,目不斜视地径直走入包围圈,气势昂然,小女生们都不得不为她让路。狄野岩接过她递来的水和毛巾,两人相视而笑。校花驾到,女生们都识趣地散了。来自空间;

回家的路上,狄野岩那辆酷极的摩托从我身边呼啸而过,那长发飘飘坐在他身后揽着他腰的,正是校花邱学姐。;

接下来几天,新绿眉飞色舞地反复描述决赛时高二(二)班和(三)班如何地龙争虎斗硝烟四起,两大帅哥庄寂和狄野岩如何在“月圆之,紫禁之巅”,犹如两位白衣飘飘的高手之决战,然后英雄惜英雄结为好友……高中部里走到哪儿都能听到这两个,一个害我伤了腿、一个害我肚子被砸的人。;

人一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因为不想回家经受狄野岩的诱惑,我买了面包在学校业。可要回家的时候发现钥匙不见了。打电话回家好几次一直没人接。狄野岩的手机号,我压根就没记。;

对了,下午在操场上体育课,估计是那会儿丢的。赶紧趴在操场那一块支楞着脑袋四处找,投入得连身后有也没注意。;

嘿!那在下反着光的不就是我的钥匙吗?;

我大喜,伸手……就在我的手和我的钥匙距离0。1米的时候,一只穿着球鞋的脚迈了过来,踢中了钥匙。我眼睁睁地看着钥匙在空中划了道美丽的弧线,掉进了操场边的下水道!;

我惨叫一声,扑向下水道,可已经捞不上来了,抬头,肇事者居然已经毫无知觉地走开!;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我猛地冲上去拉住他:“你赔我钥匙!”;

对方猝不及防,下意识地甩开我,我被他的大力推得后退几大步。他转过身——这身球衣、手里抱着篮球,这瘦高的个子,这月光下白得清冷的肤色,这里熠熠发光的眼睛,还有那毫无表情的脸——庄寂?;

第5节:第一章美少年的诱惑(5);

他是刚练完篮球吗?;

我一愣,庄寂居然转身就要走人。我赶紧一把抓住他:“你别走!你把我钥匙弄进下水道,我怎么回家!”;

庄寂转头看我,五官好像冰冻一样没有变化,可我就是看出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出莫名其妙外加不耐烦的态度。他甩开我的手,理也不理我又大步往前走。;

反正死路一条,我干脆破罐子破摔,抓住他不放手:“别想走,你要负责!我今天晚上无家可归了你说怎么办!”

庄寂的眼睛有些狭长,单眼皮,眉眼清晰,黑白分明,光芒逼人。他这样瞪着我,让我心里一阵发毛。

庄寂:……(哪里冒出来的丫头,莫名其妙,胡搅蛮缠!)

他再想甩开我,这次我早有准备,抓得死紧,他怎么也甩不开,无奈复合型癫痫病的治疗方法之下只好放弃,又瞪着我。

我又自作主张地解读他心中想法:

庄寂:……(算了烦死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抓住他不能放手,“反正你要负责给我找今天晚上住的地方!”(我身上就几块钱了……)

我边拉扯边说边跟着他走,到了停车棚庄寂趁我不注意,突然抽出手,把篮球往我怀里一塞,硬邦邦抛下两个字:“上车。”

我一愣,看他跨上车骑走,才反应过来,冲跳上他的车子。车一歪,吓得我一把抱住他,又赶紧松手。车子开始飚走,只听风在耳边“呜呜”地响,想想还是重要,我又一把抱住他的腰。

他好瘦啊,我的腰要是也这样一点肥肉都没有该多好!

一路上心惊胆颤地看着他在大街小巷飚行,终于停在一栋住宅楼前,我的心才落回胸腔。跳下车,腿发软。庄寂一言不发,我只好抱着篮球跟在他身后,看他锁车上楼、开门进去、放书包脱鞋、拿毛巾去洗澡……这才反应过来:啊,这是庄寂的家。

慌忙喊住他:“哎,等一下,你回家了,那我、我怎么办?”

庄寂木无表情地瞥我一眼:“住这儿。”(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这丫头还真笨!)然后走进卫生间。

我手一松,篮球掉在地上弹了两下……住、住这儿?!

我扑向电话,反复拨家里的号码——还是没人。

我怎么能住一个陌生男生家!四下打量,简陋的一室一厅,卧室里一张单人床,没有其他人的迹象。难道庄寂一个人住?

正在胡思乱想,卫生间的门开了,我眼一瞪:庄寂居然只穿了一条大短裤!皮肤好白,瘦却不是“排骨”,肌肉线条柔和……我、我、我可从来没当面见过男生赤膊!我吓得赶紧转头,他却完全没有注意我,自个儿往床上一倒。

我急了:“哎,你别睡啊,我睡哪啊?”

庄寂还是木头般地毫无表情,好像根本懒得理我,勉勉强强吐出一个字:“床。”

啊,那什么眼神啊,好像在看一个白痴,说:“怎么连小孩子都明白,你还不知道。”

我无语了,这个庄寂是不是脑子里少根筋,真的不明白?“这怎么行,你是男的,我是女的,我怎么可以和你睡一张床?!”

庄寂:……(莫名其妙,真是麻烦的生物。)

我还没有想出下句词,庄寂居然已经睡着了。我放弃了让他主动让出床这种荒谬的,只好一个人趴书桌上休息。

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两只手完全麻了,额头疼,腰酸背痛。半夜两点,再给家里打电话——还是没人接!狄野岩这个混蛋,半夜两点还不回家,跑哪里鬼混去了!

我真的好睏……趴桌子睡好……庄寂一个人在柔软的床上睡得好香……要不……反正没人会知道……就睡一小会儿就好,就一小会儿,他也不会知道……

思想斗争之后,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一寸一寸地把自己挪到庄寂留下的空地躺好。啊!床!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样地温暖,这样地亲切!

“叮~~~!”闹钟响了。我猛地睁开眼。刚才梦见一只八爪鱼缠得我透不过气来。

第6节:第一章美少年的诱惑(6)

不……不对,为什么我身上会压着一只手和一只脚?!

猛地转头,和庄寂大眼瞪小眼。我一声惨叫,连滚带爬地从床上落到地上。庄寂还没清醒,被我的尖叫吓了一跳,坐起来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

他的睫毛又黑又长,半遮着雾蒙蒙的黑眼睛。咬着薄薄的嘴唇,一脸蒙眬。

我一只手指着他,“你、你、你……”

庄寂:……(一大早在这里咋咋呼呼的,到底搞什么鬼?)

我的初夜!我、我竟然和一个男生睡了一晚上!这要是给人知道了,我直接跳进长江算了!

庄寂直接忽略我,洗漱穿衣准备出发。我一看情势不对,赶忙也胡乱收拾一把,赶上他的脚步。

接过他抛来的篮球,跳上他的车。又一通飙车,快到学校前的路口时我强行要求下车,万一被看见大清早坐在偶像人物的车后,还不得被姐妹们的眼神杀死?

假如我这时候回头的话,我将会看见狄野岩的摩托车停在拐角处,栗色的长发遮住他阴霾的眼神。

第一节下课铃打响,我冲出门去水房洗脸——刚才在庄寂家里没来得及洗。

高一高二的教学楼,在楼道尽头有一个少有人去的拐角,拐进去就是水房。

我骇然站住:黑暗的阴影里,狄野岩双手抱在胸前,斜靠在墙角。栗色的刘海下,一双凤眼斜睨着我,嘴角微微翘起,那阴冷的笑容让我浑身发毛:“你……”要干什么?

狄野岩突然踏到我面前,我完全被他的阴影罩住,只好仰起脸看他。他明明在笑,可是好像下一秒立刻就要掐死我!那两道锐利的光让我不敢直视,心虚地低下头。

他猛地右手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左手打开水房的门,把我拖进水房,锁上了门,然后一甩手,我跌跌撞撞地扑向了水池。

他阴冷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昨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

我心虚地想找借口,他突然从背后捏住我脖子:“你给我一句句地说清楚,敢说一句谎话……”

没说出来的威胁比说出来的更可怕,就算老爸老妈要揍我的时候都从来没有这么可怕过!!

“我……我……我的钥匙掉了,碰见庄寂,就……”

“就住在他家了?然后呢?”他的语调不紧不慢,悠扬扬、阴冷冷,我从来没听人这么说过话,真被他吓着了,急忙喊:“你、你昨天一晚上都不在家,我又不记得你手机号码,晚上两点的时候我还给家里打电话你都不在,怎么能怪我!”

他拎着我的衣领,把我身子扳过来,咬着牙,嘴角在微微地笑,我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他微笑着看着发抖的我慢山西癫痫病那个医院是比较好慢地说:“我昨天晚上从11点到3点,在外面整整找了你四个小时,找遍了整个城市,今天早上6点又在学校门口等着……我告诉过你我的手机号,你为什么不记?”

我偷偷瞥了他一眼,真的有两个明显的黑眼圈,看来他没怎么睡觉……我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

“是你爸妈拜托我管好你,不然我才不会给自己找麻烦!”他的声音突然提高,把我往水池的台子上一按,他手劲好大,坏了,他不会像电视里一样用水淹我吧?

他……他居然掀起了我的裙子!

我这回真吓得手脚发软,他究竟想对我做什么?张开嘴要叫,他一只手突然捂住了我的嘴!

……

如果这时有人偶然地走到水房门口,会听见有个女生含糊叫着“不要……啊!啊!……”的声音。

不一会儿上课铃打响,里面的杂音停止,然后传来女生隐约抽泣的声音:“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门打开,一个高挑俊男生双手抱在胸前,悠闲潇洒地走了出来,嘴角挂着一抹得逞的邪恶微笑。

门里的那个女生,头发凌乱、衣衫不整、满脸通红,委屈地擦着眼睛。

这是电视剧里相当常见的一幕,如果说有什么奇怪的话,不过是两个人的漂亮程度相差甚远……

……

我真的很:“呜呜,自从我十岁以后我爸我妈都没有打过我屁股了、你怎么可以打我屁股……下手好重,我屁股都要肿了!”

第7节:第一章美少年的诱惑(7)

这天放学我更不想回家,我怕狄野岩让我发抖的冷笑,怕他还会教训我,更怕他会告诉爸妈,那我真的一头撞死算了。

我跑到电脑房玩儿,天黑了,篮球场上“砰砰”的声音已经响了很久,怎么这么晚还有人在练球?往窗外一看——路灯照着那穿着白色球衣的、高高瘦瘦的身影,是庄寂。他一个人在球场上练习着,很刻苦,很专注。难怪他在球场上那么厉害,我不禁真心地佩服起他来——虽然这个人脾气实在是太臭了——可是狄野岩呢?难道狄野岩的球技也是这么刻苦练出来的?不可能,看那家伙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傲慢样,他才不可能呢。那么难道是他天赋极高?哼,我也不!

另一个身影走到球场上:坏了,我一缩头,是我最怕见到的狄野岩。

狄野岩对庄寂说了句什么,庄寂停下来看着他。夜风把他们的对话断续地传送过来,狄野岩在问庄寂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觉得我简直就像待宰的兔子,死定了!

狄野岩居然在问:“那她睡哪儿?”

庄寂的声音明显透着不耐烦:“床。”

“你呢?”

“床。”

惨了!庄寂啊庄寂,你怎么就不知道顺口编两句呢?!

“……然后呢?”

“没然后。”

我冷汗涔涔,庄寂还真干脆。

狄野岩不说话了。可他越不说话,就越阴沉可怕。

过了好一会儿,狄野岩突然说:

“你要对她负责。”

我一呆。额头渗出一大滴冷汗。

而庄寂的回答——他用那一贯的,冰冷的毫无的声音吐出一句:

“应该她对我负责。”

……

我……我彻底傻眼了。

抛下这句话,庄寂转身就走,狄野岩居然没有拦他——大概,他也呆了……

回到教室,值日生竟然没看见我的书包还在就把门锁上了!我最近一定撞上了灾星!没车钥匙又没钱,难道要走那么远回家?学校里没人了,我又不会爬窗。啊对了!记得刚才在机房,对面另一间房间露出一线灯光,应该还有人在!

我一路冲刺,上帝保佑人不要走!灯还亮着,敲门,有人来开门,太好了!哪怕开门的是人见人怕的教导主任,也是我的救星啊!

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撑在墙上直喘粗气。门打开,听见一个男生的声音问:“同学,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我抬头看——

啊,好温柔的眼神,好亲切的笑容,像日的微风、初的阳光一样温暖。我不自觉地回报一个微笑。刚才那慌乱焦急的心情也变得平和安宁。

我本来最怕开口求人,害羞,也不愿低声下气。可看到他的笑容,请求的话十分自然地脱口而出了:“啊,我的书包不小心被锁在教室里了,可不可以拜托你帮我翻墙拿一下?”

他微笑着说:“没问题。”

啊,多么美妙的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更加动听了!

我从小被管着读书,几乎不会与人交往,一路和这个男生往教室走,想说话却不知说什么,本以为一路会是尴尬的沉默,他却微笑着,像兄长一样用柔和的声音问我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我答了之后问他呢,他说:“我是高二(一)班的,我叫祝今词。”

“啊?!你、你就是祝今词?……我们的学生会主席?!”

我目瞪口呆的样子一定很傻,他笑了起来:“呵,是啊。看起来不像吗?”

我傻傻地摇头又点头:“不像,又像。”

他有点奇怪,扬起一双秀气的长眉问:“什么是‘不像,又像’?”

“嗯……不像是因为,我以为学生会主席都是那种很凶、很傲气、帮着老师欺负同学的人,可是你一点都不像。像是因为……”

我偷偷看了一眼他那文雅俊秀的脸,像是因为,新绿说祝今词是高中部两大(现在加上狄野岩要算三大了)偶像级帅哥之一,果然没错。可这当然不能说。我找了个借口:“我在开学典礼上远远看见你在主席台上,有点像。”

到了教室门口,我突然担心:看他的模样,就像里温文尔雅、诗书满腹的翩翩公子,翻墙……是不是对他有点高难度…而且破坏形象…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