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仙儿(一)情感散文

时间:2020-08-04来源:小西湖文学网

要我逐一依次忆起有关的一切来,有点难。但只要用心去回想,也不是无迹可寻的。当年,我高二的第二过得不是怎么滋味的,不像第一学期,有阿星这个得力的老友,上下课都不失幽默地彼此调笑一番,于是生活便无形之中多了许多乐趣。高中生活,说来是高一第一学期很惬意,第二学期很失意;高二第一学期很得意,第二学期也很灰心失意!总结原因就是班上有没有亲密的友人,这有与无便决定了我是否开心与快乐。我已多次说到,是在高二第一学期与仙儿同了班。当时她给我的印象是一朵美丽的百合花。清纯,她的娇柔,她的娉婷,她的小家碧玉模样,令人产生一种欲趋之却离之的感觉。这也是我的性格使然吧,因我对我有所喜欢的都是不敢靠她太近的,找其说话更是不会有的了。于是她就像一朵纯美的百合花一样,装饰着我小小的心梦。

有一次,她从我身边走过了,似乎有意却又像无意的在我的桌上轻叩了一下,——这我记得相当之确切,当时我还心怀情意的分析了一下她是有心还是无心的。她在敲,我也在“敲”。那时由于阿星坐在我背后之故,已从过去的与他关系不怎么样发展到关系熟络并且互相之间可以大开浑笑。都乐此不彼。无疑我与阿星的玩笑话,班上的她也是耳染的了。因为这之故,我成为她心存美感并且生爱意的人也不是不可能的。我眼中有她,她的慧眼定当有所察觉,之后便变为她眼中有我。

那时期,我是有迷上了看琼瑶小说。我几乎天天都在看琼瑶的小说,有时晚上也在看。有一天我在看时,一个初中时同班的女同学与她一块来到我身边了。这同学与她同桌。同学问道:“你也看这些书呀?”我道:“嗯癫痫持续状态治疗。”仙儿她眼睛也瞧着我,我不知怎么的只感到脸在烧。

男生也看这些小说?他是不是太女儿心了呢?我不知道。我只记得,在小学时候,就被班主任老师“算”过我的名字,说“肖金成”这名是女孩名。当时不晓这含义,今天却是明白的,老师他老人家借名字说法,说我的性格很是女孩性格的。

自从我在那时候的中秋节当下买了一个小录音机,我便顿感过去的生活过于苦闷似乎都是没有音乐陪伴的结果或者因由了。说真的,我有了它后,真真感觉舒服极了,听音乐成了我最美的听觉感受。由于心有所寄,情有所托,我的快乐劲儿更是高涨与膨胀啦。随之而来的是我更加春风得意,更加妙语连珠。仙儿是否在心里为我暗暗叫好,并且愈加欣赏并且倾情于我,我当然无可知晓。但我感觉,我在发扬了自己的性情之际,也发扬了她对我的爱意,这是毋庸置疑的啦。我心里有她,她心里也有我。那一晚的课室打扫,便似明证。我正在我的地盘那做着不知什么事,她打扫教室,但她却来问我借用我的小小录音机了。我记得有张卫健的《你爱我像谁》这一首曲子有幸被她以我的小小机器当场播放了。当时教室里人不多。我为我能为她提供这样的帮助而万分的喜悦。心里美滋滋的像是新吃了蜜桃。而之后的一首《千年等一回》更是将情感推向了高潮。我似乎等待了千年而此刻等到了——由这首歌流唱着的当儿,我窥见了她非同一般的神色,触电一般,让我惊叹:大家都对这首歌感悟感动至极!就好像大家曾经都倾心倾情于那个故事,并且有这首歌作为其灵魂,但我们长大后,却渐渐模糊了,而今天重又熟悉而为其震撼一般。白娘子的传说啊,那凄美的爱情故事啊,今天都顷刻间两个年轻的男孩女孩在同一时间陕西#!专业癫痫医院同一地点相遇了!我指的不是一般的相遇,这你明白。如果说子期伯牙的相遇是《高山流水》,那男孩女孩今天的相遇就是《千年等一回》啦。

我得抑制一下我的相遇之情啦,要不,就不能好好地记述下去。

那时节大概是国庆吧,校园里有晚会表演节目,球场边上,正载歌载舞,灯光灿烂。但我却没有沾边,因我在教室上面。在上面也可以远距离观摩台上的喜庆的,因为教学楼面向着整个操场球场。我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教学楼走廊那,边观看晚会边听音乐。

令人亲切的是,仙儿她也陪伴我左右,——她也离群了,真有点意外。她如我一般,远距离地,看。当我发现她在我身边不远处,倍感欣慰!如果我有胆,敢于利用这天赐的良机,与她交谈,与她说话,该有多好啊!遗憾的是我却没胆。我只是在一遍遍倒回林心如的一首歌来听,记得是《专情的女人》。而她却又来向我借我的录音机了,我就欣然的将它借给了她,里面的磁带也一起借给了她。不知她听到这林心如的一首歌时,是怎样的一种心理感受,而我看她的表情时,却似乎大有深意。那一晚,有她的相伴颇感温馨与柔情蜜意,此生不敢忘。她的性格,活泼,自然,是大自然的宠儿,大约与《大卫.科波菲尔》中的朵拉很近似。而我对她的着迷也仿如大卫对朵拉的着迷。今天,我只能这样说;那天,我却不知怎么跟她说,更不解她对我的芳心萌动,说来羞惭。也许我也是朵拉口中的“小傻瓜”吧。

记忆渐渐苍白憔悴,而我仍得慢慢搜索,以便复原一份早年拥有而今天不再的爱情。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日多情犹。回味其,乐视之。

那一学期,一天天地过去,但有一天湖北癫痫病治疗哪里医院好,仙儿却舍我而去了。她转到了10班,是重点班来的。我自知她有高理想,因重点班比普通班未来的前途更明朗。就这样她差不多消失于我的视线。但只是差不多,因她几乎一下课就往我们班跑,找男生聊天。有一次还在我的背后。但她总是不找我聊天的。我真吃醋。

大约是与玉林师院来的实习老师们合的影吧,在这合影里,出现了仙儿的芳影。我记得合影的当天,仙儿乐颠颠的来跟我们合影了。换了是我,去了别班是没有勇气跑回跟原班的同学合影的了。她真的很眷念原来所在班级的同学们么?还是很眷念同学们中的某某人?我不得而知。我只知我很开心看到她的身影永远地留在了那张照片上罢了。她穿着很闲致的白色T恤,还穿了一双雅致的鞋,混在了我们中间。而这一张照片,却早不在了。如要寻找她当时的影儿,也变为了不可能。真不是滋味!她,还记得当初的我青涩的模样么?还有大家的纯真?我们,都曾生长在纯真年代,纯真的情感,纯真的面孔。哦,高二08班的我们哟!

人,总是在错误的选择中再度选择。

于是,我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05班。由理科变为文科。我们指的是仙儿和我。我们再度重相逢。

在搬桌椅到新教室的那当儿,我们都意识到相逢了。看起来她像在等待我将我的桌子搬到她空出来的那块地那里,但我却没有选择那里,说来可气。我的性格哟,怎么就是明明爱之却又离之的呢?我在怕点啥呢,怎么就没有那一份胆与信呢?如果你如其所愿把桌子抬到了她面前,她定当会报以感激,她的眼神,看着你的神情,是多么的明显与期待哟!我真真不解风情来的。

就这么,在令人失落的情形下,唐山哪里有羊癫疯医院开始了高二的第二学期。

今天,我是多么多么怀念那段纯真的岁月呵!那段岁月虽然也有苦闷烦恼的时候,但说实在的,经过多年的沉淀,只剩下可喜与可爱的记忆了。人们为什么习惯于怀念过去?只因时光老人以他温软的手抚平了一切伤口,伤口早经愈合,过去也就成了健壮而力量美的男子。仙儿是多么不可多得的好女孩呀!我今生今世都要思忆并珍藏着的了。她是一朵美丽的百合,永远开在我心之田野!

让我引用泰戈尔的一句诗来形容我对仙儿的深情吧:

“她热切的脸,如夜雨似的,搅扰着我的梦魂。”

再让我引用一下徐志摩的诗句来表述我对仙儿的深情吧: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其实,仙儿并没有如志摩所说的那么娇羞,倒是我比她要害羞多了。因我当时未曾敢于大胆的对她说:“我爱你,早已经。”她没有羞态得“不胜”,倒是我羞态得“不敢”。之所以引用这句诗,因我觉得这句诗很美。

仙儿是城里女孩,她是不至于羞到这般样子得,她即使羞,也只是全脸发红坐在那,不会“低头”的,高三我向她表白时即可见。我没胆说出我爱她,这是高二的两个学期。

高二二学期过得太煎熬了,在课室里我大多数时候是心里不自在的坐在自己的座位那的,不与身边人说话,心里憋得慌,因感觉自己像个木偶而倍感心虚,倍感凌乱。仙儿她定当察觉我的不快乐。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隔线----------------------------